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邪帝贤妃 > 第112章:馀香盼君知 君来是何时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你们两个果然很优秀。”蓝发邪魔看着面前的两个小太监说道。

    小福子和小强子先前提心吊胆,这时总算松了一口气。他们连忙恭敬的俯在地上说道:“全靠陛下教导点拨。”

    “谁精忠报效,用心办差,朕一清二楚,你们二人,都值得嘉奖。”蓝发邪魔负手而立,淡然道。

    小福子和小强子闻言都面露喜色:“谢陛下夸赞,能在魔心宫侍奉陛下,是奴才们的福分。为陛下,奴才们肝脑涂地!”

    “起来吧!”蓝发邪魔看似满意的微微颔首。心底却在吐槽。侍寝也是他们两个的职责,若不宠幸,恐惹怨言。可是……自己实在是有些勉为其难。不如晚上就将他们召过去,只让他们陪睡即可,什么都不做。

    两个胆颤心惊的从地上爬起来,垂手立于两侧。

    他们两个虽然年岁不大,但却很善于经营殿内杂务,魔心殿之所以能够诸事顺畅,背后都有这两位俊美小太监的辛苦的身影。

    他开口又问道:“现在天庭里,共有多少担差事的太监?”

    小福子恭敬答道:“除去各位娘娘们身边伺候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位太监之外,担差事的太监共有一万七千二百位。”

    “带朕随便儿逛逛,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蓝发邪魔说道,心里却暗暗震惊。

    一是震惊于妃嫔的数量,差一个就一万名了,如果宠幸一遍,这龙体恐怕就完蛋了。

    二是震惊于太监的数量,和宫女的数量。

    每位妃嫔身边标配一个太监,四位宫女,级别高的数量更多,还有无数打杂的低等宫女。如此算来,这个群体极其的庞大。

    小福子和小强子都是一惊。但他们不敢多说什么,连忙说道:“陛下,这边请。”

    出了万卷阁,二个小太监在前引路。

    蓝发邪魔看着身边的春景,柳丝长,草芽碧,桃色红浅,青烟淡薄和风暖。

    心情一爽。

    看来裕元天后昨晚听说天帝不太喜欢黑色之后,利用“江山社稷图”又把整个极魔天庭后宫略微改造了一番。

    虽然依旧是黑云黑雾,但是亦现春光明媚之色,反而显得异常惊验。

    空气中飘散着从花树上浮游而来的清香,温柔醉人。

    帝宫高墙的琉璃瓦上,一群喜鹊受到惊扰,扑棱着翅膀,飞入一望无垠的碧空里。

    不时遇到太监宫女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干活打闹,言谈间笑语晏晏,一派轻松。

    这些低等的太监宫女,不用整日伺候在主子的身边,所以闲散野惯一些,倒是为这沉闷的天庭,增添了数抹靓色。

    蓝发邪魔一身便装,又不让小福子和小强子去打扰他们,一路走来倒也安逸。

    行走至一处叫“韾悦宫”的宫殿前时,忽然听到墙内传来哭喊怒喝之声,吵杂异常。

    蓝发邪魔眉头微微一皱,他向来喜欢清静。一路走来,还没有出现这样吵杂恼人的情况。

    “陛下,这是悦嫔娘娘的寝宫。”小福子回禀着,用目光探询他。

    蓝发邪魔平静道:“去看看,出了什么事了。”

    “是,陛下。”小福子领命进了宫门。

    “哼,给我打。”韾悦宫的院内,一名长像娇艳妩媚,惑人心神的年轻美貌女子,指着跪在地上的一位小宫女说道。

    “荣贵妃娘娘怎么跑到悦嫔这里教训起人来了?恰好还被陛下撞到……”小福子心中直犯嘀咕。

    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小宫女身上,根本没有在意小福子的到来,有个宫女瞥见了,还以为又多了个看热闹的。

    “妹妹,你这宫里的小宫女也太不懂规据了。我可是特地来此,帮妹妹管教下人的。妹妹可别怪姐姐在您的家里面逞威风呀!”荣贵妃娇笑着,那艳绝的五官,此时有说不出的暧昧惑人。

    “姐姐说的哪里话,这丫头不知好歹,竟惹得姐姐肝火大动,亲自前来教训,妹妹真是羞愧万分!”悦嫔心里委屈,脸上去掩饰的很好,依旧笑的温柔恬静。

    “呵!这还不是应该的,妹妹待下人,一直宽厚,这种事情还是姐姐来分忧才好。妹妹只管在一旁看着就行了!”荣贵妃娇笑着,明显是那种虚情假意的笑,嘴上却说的滴水不漏。

    这是后宫妃嫔们必须掌握的基础技能。

    但,打狗看主人的道理,所有人都懂。特别是进到主人家的院子里边儿,打主人家的狗。

    ‘啪!啪!啪!’鞭子甩打在肉上的发出响声,在无声静寂的宫院透着深冷与悲戚。

    看着渐渐皮开肉绽的身体,任悦嫔再能忍也有些坐不住了,一个柔弱小宫女再这样挨下去,恐怕会没命的。

    “天帝陛下驾到!”小幅子扬起浮尘,救场似的大喊了一声。

    蓝发邪魔缓缓走进了院中。

    所有人皆是一愣,然后齐唰唰的跪到了地上。

    “臣妾参见陛下。”

    “参见陛下。”

    “悦嫔,发生了什么事?”蓝发邪魔莫名眉一挑,有些不悦的问。

    “启禀陛下,臣妾早上去给天后娘娘请安,荣贵妃身边的宫女侮辱臣妾是个哑巴。臣妾身边的宫女佳雪气不过,就上去和那个宫女吵起来,在争吵中扇了那个宫女一耳光。那宫女回去告状,所以……”剩下的不用说,他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蓝发邪魔淡淡道:“荣贵妃,悦嫔所言可否属实。”

    荣贵妃已经被吓得香汗淋漓,低声道:“臣妾知错,请陛下责罚。”

    “横行霸道,扰乱宫闱是什么罪?”

    “回陛下,是……是杖责五十。”

    “杖责五十,可还能活命?”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荣贵妃吓的不住磕头。

    “别磕了,再磕头都破了,你难道想留下伤疤吗?”蓝阴邪魔声音冰冷,“回去面壁思过,罚你一个月不许出宫门。这期间,要好好管教你自己的宫女,不要让她们惹事生非,以下犯上。管教好了,再来向朕汇报。”蓝发邪魔表情冷漠。“起来,带着你的人离开吧!往后不允许再发生这种事情。”

    “谢陛下不杀之恩。”荣贵妃美丽妖艳的身躯,如秋风中的落叶般颤抖着,想起都起不来了,两个宫女赶紧把她拖了起来,灰溜溜的走了。

    悦嫔跪拜如仪,衣角裙边和满头珠翠首饰发出轻微的唏娑碰撞的的声音。

    蓝发邪魔瞥一眼旁边藤凳上,那位屁股被打的皮开肉绽的小宫女,“把她抬到屋里去,传宫医救治。”

    几名宫女紧张得双手微微发抖,七手八脚的帮那位小姑女拉上裤子,抬到了屋里。

    韾悦殿不是特别大。墙壁栋梁与柱子皆饰以云彩花纹,意态多姿,斑斓绚丽,全无龙凤等宫中常用的花饰。

    “你也起来吧!”

    “谢陛下。”跪在地上的悦嫔战战兢兢的起了身,生的秀丽可人,眉目和善。

    “不请朕进去坐坐吗?”蓝发邪魔背负着双手,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道。

    “臣妾失礼,陛下请。”悦嫔不是没想过,只是害怕唐突了天帝陛下。

    宫中,像她这种地位的嫔妃成百上千,天帝陛下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宠幸一次。

    待坐定之后,悦嫔亲自奉上茶来,恭敬地站在他的身旁。

    蓝发邪魔摆了摆手,让所有人都退下,威严的看了一眼悦嫔,“爱妃祖籍何处?”

    “臣妾来自花族玲珑洲芳菲城。”悦嫔身姿轻盈,低头福了一福,声如莺啭。

    “哦,爱妃是花族之人,怪不得,生得如此秀丽可人。”蓝发邪魔坐直身子,语气颇有兴趣地问道:“可曾念过什么书?”殿堂空寂,声音夹着缥缈的回音,远远听来不太真实,如在幻境。

    悦嫔依言温文地答道:“臣妾愚钝,别的书看不来,只喜欢读《声律启蒙》、《诗经》与《唐诗》、《宋词》、《元曲》之类。”

    蓝发邪魔“唔”一声说:“这几本儿本,都是学写诗必看的书籍,很不错。想来,你必然也会写诗了?”

    悦嫔恭顺的点点头,道:“臣妾闲来无事也,也胡乱写过几首,只是怕外人笑话,不敢拿出来让人看。”

    “呵呵。”蓝发邪魔被她这种颇有诱惑力的自谦话语逗笑了。“朕,是你的夫君,不算是外人。快把你的诗拿出来,让朕看看。”

    “这……”悦嫔脸一红,“臣妾今天刚好才写了一首,如果陛下不怕污眼,臣妾便拿出来让陛下赐教。”

    “去拿吧!”蓝发邪魔此刻,对眼前的这位秀丽如花的知性妃嫔,已经很感兴趣了。

    片刻之后,香风转来,悦嫔纤美玉手微微颤抖着呈上了写好的诗。

    墨香醉人。

    “这是什么墨?这么好闻!”蓝发邪魔把那写在宣纸上的娟美文字放在鼻端嗅了嗅。

    “这墨是臣妾自研的花墨,加入了臣妾的发丝,因此……”

    “怪不得如此芳香袭人!”蓝发邪魔点头赞着,低头认真看她写的诗:

    “梦君来

    不会相思害相思。

    身如云絮气若丝。

    一缕馀香盼君知。

    君郎来时是何时?”

    蓝发邪魔语带笑言,“写得很好,朕都动心了。”

    悦嫔闻言并不敢过于露出喜色,微微一笑答:“多谢陛下谬赞。”

    “这诗可是写给朕的?”

    悦嫔含羞点头,却似一朵娇美的花儿。

    蓝发邪魔抚掌笑道:“既然是写给朕的,为何不派人给朕送过去?若非今日,恰好路过这里,岂不是永远也看不到了吗?”

    悦嫔慌忙跪下,道:“宫中多九界佳丽,会写诗的也不少,怕陛下见了会不感兴趣。”

    蓝发邪魔微微动容,伸手把她拉了起来,捏着她的手,看到她皓腕凝霜雪,摸着上腕上的白玉手镯,愣了一愣,赞道:“你柔桡妩媚,诗情华硕,让朕心大悦。你果然当得起悦嫔这个名字!”

    悦嫔面上滚烫,赶紧低下头,已是红若流霞,只好默不作声。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