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邪帝贤妃 > 第98章:恋徒心意乱 杀夫不留情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镇魔宝珠……吸魂葫芦……”潇然傻傻的看着飘忽在空中的两行字,心内震惊异常!这两样东西竟是十二件上古神器之中的两件!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猛然反应过来,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将两样东西篡在手心中,紧紧捏住。

    这样的镇天法器如果泄露行踪,必然引得妖魔鬼怪前来抢夺。

    就在这时,蓝星儿突然动了一下,哭着用手打自己,“这样都没事,师父不喜欢我……”把被子都掀了,又是噩梦呓语。

    潇然怕她弄掉额头上的布巾,下意识的急忙扶住她的脸,却发觉体温已经不烫手了,细细检查似已退烧。

    他欣慰的笑笑,心情大好。

    再次替她盖上被子,用酒精帮她擦脚。

    美极!!!

    瞬间,

    失神!

    痴狂!

    终于,忍不住还是轻轻亲了一下!

    迅速盖上,逃开……一直逃到房门前,脸通红,低着头,闭上眼,额头上隐现一个“戒”字。

    忽然,听到耳边一声讥笑,“你真不要脸!”

    抬头,一道九色彩光滑出门缝!

    他化成一道九色彩光追了出去!

    跟着九色彩光,追到别院后山的峰巅之上,这是一块伸出悬崖的数丈方圆的悬空巨石,云雾缭绕,下方便是万丈深渊。

    那道九色彩光终于现身了,看着眼前之人,潇然心下微异。

    那人身上彩光萦绕,身姿绝美,略显绯红的小脸上神情宁静,仿佛眼前的潇然小夫君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吃过那晚上的亏之后,她故意与他保持距离,生怕他再次沾上自己,欺负自己。

    她没有接触过地珠,没有留下记忆。他们彼此除了身体记忆,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就是陌生人,只有蓝星儿记得一些他们之间的事。

    “你这个淫贼……真不要脸,竟敢趁她在睡梦中,偷偷的亲她的脚,可知道她是什么人吗?她乃云门未来的圣女!岂容你这个淫贼亵渎!”这番话代表了她对某人的绝对唾弃。

    某人,自然是站在巨石边缘的潇然。

    “星儿是云门圣女?!我怎么不知道!”红着脸的潇然怔了怔,“我是他的师父,她感冒了我自然要照顾……”

    “师父亲徒弟的脚,就可以治感冒吗?”

    这句话问的既刁钻古怪,又让人无可反驳。

    潇然望向她的眼神,有些窘迫。是啊!就算他是蓝星儿的师父又如何?自己忍不住亲了一下她的脚总是不对的。

    那天夜里,在密布的从里,他与她只是莫名其妙的做了些糊涂事,时间过去了二三日,他才再次单独见到这名泰阳王的仙妃。说她是仙妃都不准确,看清稚的眉眼大概不过一百五十岁,清明灵动的豆蔻少女,美的特别舒服,美的让人老想盯着她看。

    更出彩的是那九条漂亮的尾巴,妩媚妖娆的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摸。

    一般来说,女性九尾狐和男性九尾狐不一样。

    女性九尾狐的尾巴大多会显露出来,显得特别魅惑和诱人,目的与好多动物一样,自然是雌性的那种招惹伴侣的原始天性。

    而男性九尾狐一般会将尾巴隐藏起来,只在印堂上显出九尾狐法印。

    “欺负我也罢了,你居然还敢玷污掌门……现在,竟然连自己的小女徒弟都不放过!你,真是这世上最坏的男人!早晚会毁了云门。”她这时候明显很愤怒,握着绿玉宝扇扇柄的手,指节都有些白。“为了云门的将来,我必须杀了你!”

    自从那晚被潇然欺负之后,她就一直想杀了他。

    潇然现在已经推断出,妙音仙妃和灵幻仙妃一样,应该也是自已的妻子。

    因为,她们同时嫁给了一个人。

    她的盛名早就传遍整个青丘。

    她是灵狐族血脉天赋最高的那个,更可怕的是,她是神秘而强大的灵歆宫圣女,未来的掌门人。自己又如何能是她的对手?

    所有的杀人理由,都是她一个人的武断。

    但真正想杀一个,从来没有合适的理由。

    她认为这场战斗,将会决定云门的未来,将会阻止夫君泰阳王曾用生命保护过的云门被丑闻毁掉。

    她自然不会有那么啰嗦的台词与试探,没有任何耽搁,也没有任何征兆,随着起于周身源气形成的飓风刮起,战斗便开始了。

    艳丽的九尾在她的身后迎风招展,“嗡”的一声轻响——那代表着空气正在物体的穿越中急剧变形,正被震荡开来。

    她翩若惊鸿的的身躯瞬间从空气中消失,下一刻便来到了潇然的面前。手中的绿玉宝扇带着一道恐怖的杀气,直刺他的眉心。

    她来的太快,动作更快,快到难以想象。

    绿玉宝扇突出的扇骨,绿芒暴涨,又很是锋利,携着恐怖杀气,正被一个九尾狐境的顶级高手操纵着杀到眼前。

    任谁都能想象得到,如果被击中,会有怎样的下场——爆头。

    所以,他只能什么都不做,向后疾退,然后退入一片虚无里。

    “如果你不懂得怎么尊重夫君,我正好让你了解一下。”这是躲过一击后,潇然说出的话。

    “该死的淫贼……”她以为这是调戏自己,羞红着脸怒骂!

    蓄势已久的那把屠巫剑猛然刺出,带着生有双翼的剑气,如凶恶猛禽般袭来。

    力量实在太霸道,刺,削,劈,撩一气呵成!她根本无法招架!

    潇然刚才在她眼前忽然消失,让她对他的看法发生了一些改变。

    他那晚,在树上无耻的窍取自己的力量,进入了九尾狐境,能躲开自己这一杀招是可以理解。

    她并没有想太多,更没有生出警惕,因为她毫不在乎这个淫贼。

    所以,现在这一剑,突然让她有些手忙脚乱起来。只能像潇然一样,狼狈的选择消失。

    紧接着绿光一闪,她几乎无延时的迅速还击,依然一扇点向他的眉心。

    这个事实,反而让潇然有些意想不到,对方竟能在躲避的瞬间还击!躲避和还击几乎在同一时间进行,不给自己一点喘息的机会。

    潇然的身影再次消失,她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下一刻,他们已经同时出现在了那晚的密林上方。

    正是在这个地方,他们俩身不由己,情不自禁的拥抱在了一起,干出了让他们都感觉莫名其妙的可怕之事。

    以至于,她现在想起来都后怕!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根本不管她的意识是怎么想的,就给了陌生的男人,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高大的树顶之上,并没有狂风呼啸,只有微风徐徐,两道身影时隐时现,没有发生任何声音,诡异到了极点。

    潇然没有任何办法摆脱她,没有办法摆脱那把离自己眉心越来越近的绿玉扇子,没有办法摆脱那道恐怖的杀气与死亡的味道。

    两个九尾狐境的顶尖高手,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战斗着,看起来就像两道彩光在在空中嬉戏,其实只要潇然慢一点点就会被爆头。

    他被逼迫的没有机会举剑相迎,如果因为举剑,导致动作迟滞那么一点点,就会死。

    她尝过那把剑的厉害,再也不给他丝毫点机会。

    潇然知道,不能再这样躲避下去了。因为她每追来一次,扇尖就会离自己更近一点。

    终于在下一瞬间,他冒险的歪着头迎了上去,扇子顺着右耳擦过,她刺空后落入了他的怀抱中。她试了一下,在他的怀抱中居然消失不掉!

    然后,比上次更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她的身体超越她的意识让她吻他。

    她的头脑瞬间一片空白,紧握着想要杀他的凶器,狂吻!

    潇然也一样,抱着他无法消失,然后也被自己的身体挟持了,抱着这个想要杀自己的女人……热吻。

    场内看起来十分可笑,刚才还打打杀杀的他们,跌落到了树顶,相拥着倒下,飘忽到一处粗大的树杈上,紧紧抱着对方,像情侣一样亲密……

    几刻钟后,随着她更加愤怒的娇喝,他们又飞在空中开打!想杀他的决心,更加坚定了!杀气漫天!绝不给他再次欺辱自己的机会!

    这次,他有了出剑的机会。隔着那把绿芒暴涨的绿玉宝扇,他的视线落在她的眉间,神情专注至极。

    看起来破烂不堪的屠巫剑,在彩光环绕之中焕然一新,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在剑上出现,顿时把晦暗的天空都照亮。

    天空之上顿时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还是屠巫剑的真实力量!也是第二次被潇然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激发出来!那一次,他一举打败了巫祖死亡崩天,拯救了整个潇雨城。

    “嗖——”潇然也被她逼疯了,意识一片混乱,一剑斩向她的头颅!

    他连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哪里顾得上还有什么怜香惜玉!

    妙音仙妃是他三生三世的红颜命劫!

    她不知道,他前两世的死都与她有关,也只有她能将他逼疯!

    潇然的这一剑,很疯狂,很快!

    但……还是没有她快,或者说,她和手中的绿玉宝扇太强了,强到可以很随意地便破了他的这一剑!

    一寸长一最强,一寸短一寸险。

    屠巫剑比绿宝扇长很多,本来要占优势。

    可是,她的速度逼得他只能与她近距离格斗!所以,绿玉宝扇占了上风。

    绿玉宝扇号称乾坤第一法器,抵得上雄兵百万,丝毫不惧上古十二法器之一的屠巫剑。

    她轻轻一扇,化去了足以让山崩,让地裂的狂霸剑气,同时又准确至极的击在他的剑身上!

    当的一声清脆悠扬长鸣,仿佛是精钢铸就的新钟,被凤鸟衔来的一颗宝石击中。

    潇然的屠巫剑荡了起来,虎口开裂,鲜血淋漓,一道对他来说堪称磅礴、难以负荷的力量,顺着剑身传到他的肩头。

    如果是普通的剑,她这一扇便斩断了。如果是低一层的万岁赤狐境对,她这一扇便会震废他的手臂。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