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邪帝贤妃 > 第97章:魔珠穿金甲 葫芦浑不怕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蓝星儿大惊,张口欲喊,声音未出喉咙便被闷断,那手很恶心地捂在嘴上,勒得她生疼。

    她奋力挣扎,混乱中看到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正挟持着自己。惶急中她用尽全力将手肘向后撞去,那大汉负痛闪身,只认真的看了她一眼,便流着鼻血被美晕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这个绝色小娘们儿,还挺厉害!”回头看时,数十米外四五个大汉正向自己冲来。

    蓝星儿心慌意乱之下拔腿就跑。

    山路崎岖不平,蓝星儿步履踉跄几次险些跌倒,听到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恰好见到前面有一个飞瀑跌落形成的大水潭。

    她这位九海的太公主,水性是极好的,不加思索,一头扎入水潭中。

    几个大汉当她是到手的猎物一般,狞笑着从三面围上来。

    “想不到我们潇雨城,除了两位仙妃之外,还有这等尤物!”一个大汉蹲在潭边,远远望着她狞笑着说。

    “我们就不相信你今天不出来!”

    “不要放过他!这个小娘们儿实在太美了,刚才竟然把我美晕了!”说话的正是最早挟持她的那名大汉。“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子今天豁上了,就算死也非要得到他。嘿嘿嘿,大不了老子闭上眼不看她!”

    她心中震惊,断然转身向水深处游去。白衣被水波冲起像绽开的云彩般飘展,丝丝黑发如缕游荡,水很冷,眼前逐渐迷蒙一片。

    她和那群大汉就这样僵持着,潭水奇冷,比海水不知冷了多少倍。她被冻得瑟瑟发抖,只能闭上眼苦撑,眼看就有点儿承受不住了。

    正在这当口,耳畔突然响起强劲的破风声,岸边“哧哧哧”数声激响夹杂数声痛呼,有个清冷而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道:“星儿,快伸手!”

    她迷迷糊糊的抬手,一只微暖如春的手大力将她从水中拉到祥云上,眼前闪过一双让她心慌意乱的眼睛。

    “还好来的及时……我带你回去换衣服!”她未及反应,那人就紧紧的抱住了她瑟瑟发抖的娇躯,耳边一阵风声呼啸,等睁开眼时,她已经被放入了别院的温泉池中。

    温暖的感觉让她渐渐的清醒过来,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他摸了摸她的头,“往后不要独自乱跑,太危险。我去给你熬一碗儿姜汤。”

    “师父别走!”她软软的拉住了他的手,“我没事,只想着你能多陪我一会。”

    “我上了一趟茅房,你就不见了。”他有些内疚的解释。蓝星儿比赛时他很紧张,刚比赛完他就上了茅房,出来就找不到蓝星儿了。

    等玄小福比赛完,他才知道蓝星儿独自出了王府。

    他没有目的的寻找,找了很久,找到她时就看到了那样让人揪心的场面。

    “谢谢你救了我。”她客气地说,语气有些冰冷。

    “我还是去熬姜汤吧!”他推开她的手,知道她还在为那件事怨恨自己。

    这次她也没有阻拦,反而有一些欣慰,因为师父可以靠近自己,而且没有任何的不良反应。

    “他身上留着我的血液,果然没有问题。”她傻傻地想。

    这样,她就放心了。

    天色渐暗,黛山凝紫,一日已入黄昏,天边火烧般地带起晚云长飞,透过夕阳的余晖暖意连绵。飞鸟自霞色间成群掠过,投林归巢,悉窣一片。

    蓝星儿泡在池水中长长松了口气,抬起头来:“天黑了,我不能老是泡在这里面。明天还要比赛,得去修炼了,总不能永远凭惹人笑话的方法取胜。”她想好好打一场,证明自己的实力。

    想着,一起身,觉得身上十分的无力,又软软的坐到了水里。

    珠色轻淡,潇然端了碗姜汤来到温泉池旁,手里还拿着一套干净的衣服。出于一种习惯,他伸手摸了摸蓝星儿额头的温度。

    蓝星儿那冷冷的目光划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她刚才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但他的手一触碰到她的额头,她就醒过来了。

    潇然迟疑片刻,“姜汤已经熬好了,趁热喝吧!这是干净的衣服,喝完姜汤赶紧换上,不要在池水中泡时间太久。”

    蓝星儿黑沉沉的美眸中有点儿疲倦的神色,但却掩盖不了那种天生入骨的冰冷妩媚,静静地望向他。

    潇然和她对视片刻,心中竟升起整个人要飘忽起来的感觉,仿佛那目光可以迷醉一切,使人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他轻轻将剑眉一挑,再次把姜汤递到她的嘴边:“快喝吧。”

    蓝星儿闭了一下眼睛,缓缓摇头。

    “喝两口也行,在那么冰冷的水里待了那么久,会感冒的。”潇然劝道。

    本以为她正生着气,还要再费些口舌才行,蓝星儿只停顿一下,又安静地闭了会儿眼睛,便没有任何异议,“好。”

    潇然扶她坐起来,试了试姜汤的温度,瓷勺随着他手腕轻翻碰到碗沿,发出细微的声响,衬得四周格外寂静。

    她缓缓张开樱桃小口,他一口一口的喂她喝。

    喝完姜汤,蓝星儿看了他一会儿,在水中缓缓脱掉身上湿淋漓的衣服,淡淡说道:“扶我起来,把我身上的水擦干净。”声音中带着一种自然而然命令的语气,不容反抗。

    “嗯?”端着空碗的潇然愣了一下。

    蓝星儿见她不动,停了停,又道:“我身上没有力气。”

    “哦。”潇然知道那是在冰冷的潭水里浸泡时间太长的缘故,而且想必她现在已经有点感冒了。

    他将碗放在池旁,心里不知为什么居然有些紧张,“那我闭上眼。”

    蓝星儿不再说话,潇然拿着干布巾闭上眼,伸出一只手扶着她的肩膀,像仆人一样轻轻擦干净她头发上和身上的水珠。

    “好了,擦干净了,可以帮我穿衣服了”。蓝星儿的脸略有些绯红,神色漠然而淡定。

    但是潇然一下子呆呆愣住,还要帮她穿衣服,闭着眼根本不可能完成。

    他拿着毛巾勾头就走。

    “你既然不喜欢我,还怕看到我吗?”蓝星儿的声音生生的拽住了他,“你不许走!睁开眼睛转过身来!”

    话语中没有“否则”,没有威胁,但是却让人不敢违抗。

    潇然蓦然回首,蓝星儿正站立在水雾翻腾之中。他在心底奇异的情绪中静默了片刻。

    蓝星儿那双美眸中倒映出他的身影,一抹淡淡的清光掠过。

    他突然便回神过来,方才那一幕仿佛化做了烈烈的酒烧在五脏六腑,冲击着他的头脑。

    他觉得脸上微热,目光低转避开她的眼睛。

    他将衣服拿起来,尽量若无其事地伸手去试她额头的温度。

    蓝星儿似乎微微避了一下,却又任他的手落下。

    “并不很烫,可是她为何像发了昏一样?”他将衣服拿起来,她却没有接。

    他无奈的一笑,“站到外面。”

    她像一位高傲的公主一样,缓缓的走出了水池,光脚站在一个青石上。

    他悉心的把衣服一件一件帮她穿上。

    她坦然任他服侍,并未有丝毫不适,身上有种清贵的气度,仿佛自然便该如此。

    “饿不饿?我去做饭。”

    她便摇头说不饿,潇然也没有勉强,问道:“有没有别的不舒服?”

    “没有。”她说出不带波澜的回答,明明精神不济,目光却还是可以让他心底激荡。

    “嗯。”潇然也不再说话,一直把她送到了房间里。

    屋子里一下子很静,一旦静下来便没有人打破这样的气氛,他觉得和她在一起语言似乎都是多余的。

    待服侍她上了床,不多会儿他便昏昏沉沉睡过去。

    窗外月色如水,透过那几扇他当年特意为她营造的落地海景蓝玉窗,海景旖旎,珠光温润,奇妙的小鱼漫游在绚丽的珊瑚丛中,水母翩翩起舞。

    潇然却一点儿倦意都没有。空旷的别院里只有她醒着,这样安静地站在这里,迷茫,甚至些许的恐惧趁着黑夜悄然滋生,缠得他心中发紧。

    他毫无目的地在她的床前坐下,低下头来,漠然看向她,一种难言的滋味涌上心头:很怀念那个活泼可爱的她。

    “师父……不要抛下星儿……”床上的蓝星儿睡得很不安稳,发出了喘急的梦呓,挣扎中,把双手伸出了被子。

    他轻轻走过去,把她的一双绝美玉臂放进被子里,入手滚烫,心内一惊,又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喃喃道:“究竟还是烧起来了。”

    他紧锁着眉心站在榻前,隐觉担忧,思索片刻,去厨房内取了一坛酒,把她的脚心擦了擦。又去打了盆清水,用布巾蘸湿敷在她的额头上。

    稍后,又拿酒去擦试她的脚心,细细的擦拭了一遍,用被子盖好,呢喃道:“真是一双漂亮的小脚,这孩子哪儿都生得极美,就是太任性。”说著,又把她额头上的布巾换下,如此反复地保持额头清凉,用酒擦拭她的脚心。希望能见成效。

    他从没有做过这样照顾病人的事情,一时还有些手忙脚乱。

    当他为她整理枕头时,有什么东西滚落到地上,借着海珠光看去。潇然立刻认得那是玄小福送给她的护体神珠。

    “这孩子……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戴在你身上?”潇然略带责备的说。可是他哪里知道,从这个护体神珠伤害过他一次之后,蓝星儿就不愿佩戴了。

    潇然好奇的拿在手里看了看,只见这颗紫色的护体神珠,光泽沉敛,上面有一个双面彩虹眼。

    他觉得眼熟,随手拽出自己胸前的半个蓝色葫芦,放在一起比了比,见两样东西虽然颜色不同,但是放在一起却没有任何的违和感,就像是同一种材质的东西在同一个人手里边做出来的玩意儿。而且,半个蓝色葫芦上也有个彩虹眼。

    他的心里边略微的动荡了一下,就在这时,两样东西同时发起光来。

    蓝光和紫光交织在一起,把整间屋子照的光怪陆离。

    紫光里显出一行字儿:镇魔宝珠穿金甲,不杀魔鬼终不还。

    蓝光里显出一行字儿:吸魂葫芦浑不怕,要留正气在世间。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