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邪帝贤妃 > 第69章:利剑悬空 追踪索迹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屋内众人听到声音都跑了出来,管家把听到的话全部讲了一遍。

    云峰一把揪住了云驰的衣领,怒道:“畜生,你为何要这么残忍的对待我家琼儿!他可是你的堂叔叔呀!”

    云驰冷眼看着他,没有挣扎,也没有辩解,脸色平静的像一潭死水。只是死死的盯着他,说了一句:“二爷,请把你的手从本王身上拿开。”

    云峰像触电一般松开了云驰。没错,云驰现在已经是王爷了,如果自己再不松开手,便是大不敬之罪。

    这个曾经的云门马粪,先是大败巫祖死亡崩天扬名潇雨城乃至中荒,接着又救了妖族太公主被封为泰阳王,气势如日中天。

    他暗自懊悔,觉得昨天教训云琼的话显然是说的太轻了,云琼半个字儿也没听进去,看来他还是触怒这个恶魔了。当然,这还只是猜测,他要暗中调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云琼的确做了触犯云驰之事,云驰铁定就是凶手了。

    “母亲,现在案情已经大白了,必须要将这个恶人绳之以法!”云峰说着瞅了一眼云驰,做了一个下意识的躲避动作,似乎想得到母亲的保护。

    这个动作,无意间暴露出他的内心,对云驰有多么的恐惧。是啊,想起儿子的惨状,他现在还是心惊肉跳。

    云凰门主薄然作色,厉声斥道:“灵儿,到底怎么回事?那字迹是不是你毁掉的?”

    “是。”云灵点点头。

    云凰门主冷声质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做?是不是因为你察觉了凶手是云驰,所以想包庇他?”

    云灵摇摇头,坚定的说:“不是。以我对云驰的了解,凶手绝对不是他!况且,云驰如果不想让人知道,为何会留下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因此,这些字迹分明是凶手故意留下的,目的就是嫁祸云驰,扰人视线。我之所以抹去字迹,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多生枝节,不让大家因为这些血字转移视线,影响我办案,从而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云峰愤怒的指着云灵的鼻子,“你胡说,你分明就是包庇他!母亲,这案子不能再让云灵去查了。他和凶手穿一条裤子,根本不可能查出真凶。”

    “对,对!”余下众人,亦是愤慨万分,“坚决不能让云灵再查此案了。”

    云凰门主为难起来。云门之中可用之人,只剩下了云灵。而云驰身为犯罪嫌疑人更不可能接手此案。无奈之下,只好为云灵撑腰,道:“云灵若心存偏袒,只需要沉默不语就行了,何须质问云驰让人听到?这更能表明她秉公办案,不徇私情,不会放过任何人的决心。在案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任何人都不能逃脱嫌疑。泰阳王云驰若是杀人真凶,又如何能泰然自若的积极帮助云灵查案?还阻止云灵毁去血字,陷自己于重大嫌疑之中?”

    “你们不用怀疑我。假如凶手真的是云驰,我也会铁面无私,将他绳之以法。”云灵为了保护云驰,此刻显得出奇冷静和稳重,丝毫不为他们的话所扰,“我只问你们两个问题:第一,以云驰黑狐镜一级的法境,能控制住他们吗?第二,云驰的作案动机是什么?有什么怨恨?值得让他对这么多同门中人下此毒手?当然,定案需要证据。云驰身上的酒气和血味到底怎么来的?他自己有了合理的解释,但我一定不会只听一面之词。我会去调查云驰在王爷府那晚喝的酒,与云琼他们喝的酒是不是同一种,同时也会调查清楚那血迹到底是不是天音的。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就请给我三天时间,到时,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案。”

    云峰跳出来道:“他曾经打败过巫祖死亡崩天,难道仅凭黑狐境一级就可以做到吗?”

    云凰门主打断了他的话,道:“峰儿,云驰当日打败巫祖死亡崩天,靠的是那把神秘宝剑。这个我们都是亲眼所见,不必再说。”

    云峰咬了咬牙,道:“查案期间,如果云驰逃跑了怎么办?如果他狗急跳墙,继续杀人怎么办?我认为,现在就应该把他关起来。”

    云灵泰然道:“云驰若逃走,我愿割下项上人头谢罪。”说着,她看了一眼云驰。“我相信驰儿肯定不会害我。”

    云驰点点头,道:“希望九姑奶,早日还我清白。”

    云峰依然咬牙切齿,愤然请命道:“母亲,请让我亲手督办此案!”

    云凰门主看了他一眼,道:“我先前既然已将此案交给了云灵去办,就不能言而无信。就依她所言,给她三天期限。如果三天之后,她不能给出让人信服的结果,我就将案子交给你。”

    云峰闻言深恨之,却又无可奈何。此刻他终于感受到了四弟云冲失去云天后的悲凉。他看得出,云凰母亲此刻已经明显偏向云灵和云驰。自己的状况就和白狐云冲当年失势时一般无二!

    云灵和云驰的崛起势不可挡。他不甘心,决定阻止他们。特别是知道了云驰有杀害自己儿子的嫌疑之后,更是坚定了这种决心。失去儿子之后,他已经无所顾忌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云峰咬着牙道:“既然如此,儿子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母亲同意。”

    云凰点了点头。

    云峰当即道:“琼儿的大仇未报,儿子还想继续留在这副门主之位上。等到云灵抓住真凶,琼儿大仇得报。我就将这副门主之位交给她,绝不食言。”

    “如此也好。”云凰门主沉重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雨皇仙人和城主高扬出现了,身后带着两个官差和数名歌妓。

    “雨皇仙人,你一定要为我们家琼儿做主。”云峰见到雨皇仙人,像是见到了大救星。

    雨皇仙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云副门主放心,有我在,定然不会让真凶逍遥法外。”说完又看了一眼云驰,道:“原来泰阳王也在这里。”

    云驰赶紧过来施了个礼。

    雨皇仙人也赶紧回礼,然后看着云驰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云门惨遭大祸,泰阳王身为云门后辈中的唯一幸存者,有责任将此案彻查清楚。”

    云峰立即插言道:“雨皇仙人,他就是凶手!而他身边的这个云灵便是帮凶。”

    雨皇仙人微斥道:“云副门主不可造次。泰阳王拯救我潇雨城于危险之中,使我城中数十万百姓性命得保。岂容我等随意诋毁。”

    “雨皇仙人,我不是随意诋毁,而是有人证!”说到这里,云琼让管家过来,将偷听到的话讲了一遍。

    “云副门主,不必着急。我来这里,正是发现了线索。”雨皇仙人说完,命两位官差将那几名歌妓带了过来,指着云驰问道:“你们看一下,今晚的作案凶手可是此人?”

    几位歌妓盯着云驰看了半天,都认真的摇了摇头,其中一个领头歌妓回道:“启禀仙人,凶手是一个蓝头的发绝世美女。嘴唇和眼睛都是蓝色的,长着蓝色的利爪,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人。”余下几个歌妓也认同的点了点头。

    云峰急道:“你们凭什么这么说?”

    领头歌妓道:“云副门主,我们是雨花楼的歌妓,昨夜被云琼少爷请到府上,事发之时我们都在现场。”

    “什么?”云峰一愣。云门门规森严,根本不允许门下弟子出入花柳之巷,一经发现禁闭半年。想不到云琼他们如此大胆,竟敢公然聚众召妓于家中。若在平时,云峰必然会被气的一蹦三尺高,然而此时,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当下又追问道:“既然如此,你们还看到了些什么?”

    领头歌妓回道:“我们只记得那个人的长相,后来被吓昏了过去,余下的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云峰闻言狠狠瞪了云驰一眼,也知他平日与这些歌妓素无瓜葛,她们没有理由替他开脱。但管家跟了他数百年,一直忠心耿耿,绝对不会骗他。因此,内心十分的纠结。

    “既然人证已确认凶手不是泰阳王,云副门主就不必纠结于此了。”雨皇仙人说着,又把目光看向了云凰门主,“云凰,云门遭此大祸,可有什么安排。”

    云凰门主恭敬施了一礼,回道:“师父,我已命云灵彻查此事。限期三日,若能缉拿真凶,便将云门副门主金印交于她。”

    雨皇仙人不解的看了一眼云凰门主,道:“这是为何?”

    云凰门主含泪道:“云琼孙儿成了这样,峰儿已无心打理门中事务,刚刚向我辞去了副门主之位。”

    雨皇仙人看了一眼云峰,道:“云门当此危难之际,正须稳住根基,重新振兴。云副门主岂能在此时撂下挑子。”

    “仙人无需再劝。”云峰已是潸然泪下,“云峰这辈子为这副门主之位牺牲的太多了,正因如此,才没有时间好好教导琼儿,导致他受此大灾。这是我亏欠琼儿的,后半辈子我会好好陪着琼儿,把以前的亏欠全都弥补上。”

    雨皇仙人闻言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再说什么。然后走到云灵身边,目光和蔼的看着她道:“云灵,你能勇敢的挑起这个重担,我很高兴。希望你能尽快了结此案,顺利接手金印。”

    云灵紧张的回了一声:“是。”

    雨皇仙人接着又道:“云门乃潇雨城第一大门派,又是扼守中荒北方门户的中坚力量。云门的兴衰不但关乎着潇雨城数十万百姓的命运,也关乎着整个中荒的命运。希望你接印之后,能恪尽职守,尽快重整云门,提升斗志,让云门成为军方的坚强后盾,以防妖兵趁虚来犯。”

    云灵从小就十分敬畏雨皇仙人,几乎没有和他说过话,闻言有些不知所措,紧张的望了一眼云驰。

    云驰上前一步,道:“仙人放心,我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九姑奶重整云门,让妖军不敢觊觎我潇雨城分毫。”说完,又用坚定的目光看了一眼云灵。

    云灵当下语气坚定道:“云灵谨记仙人的教诲,若能上位,定当竭尽所能,重振云门。”

    雨皇仙人看着云灵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对云驰道:“泰阳王两天两次拯救潇雨城于危难之中,妖军早已闻名丧胆。有了泰阳王做云灵的靠山,我就放心了。”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