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邪帝贤妃 > 第66章:坠花湮没 落谁指尖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雨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气息,天黑的怕人。

    云驰醉醺醺的回到家里,看到房门虚掩着,房间内一片漆黑。

    “天音老婆,我回来了!”他说着把熄灭的蜡烛重新点上,“哦,不对,现在应该称我们家音音小公主为天音王妃!”

    然后……

    当他转过身时,顿时如挨焦雷一般定在了那里!!!

    只见天音斜瘫在床上,被子被扔在地上,骄躯轻微颤抖,美眸溢着血泪,床上一片狼藉污秽。

    此刻,就算他是个傻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滚出去……不要碰我……”头发凌乱的天音,像疯子一样对着云驰狂吼!由于药力没有完全散去,动作还显得很呆滞。

    醉醺醺的云驰被眼前这让人心碎的恐怖情景吓醒了,心脏仿佛被人猛戳了一刀!扑通一下,跪到地上,悲声轻哭,“啊……瞧瞧你们干了什么?干了什么……竟然这样伤害我最心爱的宝贝?我的宝贝这么善良,这么乖巧懂事……我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谁这么狠心……”他疯疯癫癫的说着爬到了床前,心痛万分的把天音拥入了怀中。

    “娘子,不用害怕。是我,你的夫君……我回来了,再也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了……”当惊恐万状的天音,终于认出来是云驰之后,忽然用尽全力紧紧抱住他,无声悲恸起来,身体像筛子一样巨烈颤抖。

    云驰帮她捋开盖在脸上的头发,柔声道:“乖,别害怕。快告诉夫君,到底是谁干的?”

    天音闻言,哭泣之声,嘎然而止,脸色像死人一样难看,勉强挣扎着,愤怒的说:“你去问秋月,看她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正在这时,冬雪战战兢兢的端着一杯茶走了进来,“额驸,茶来了。”

    面目狰狞的云驰,突然愤怒的大吼道:“秋月呢!”

    一瞬间,他仿佛变成一个恶魔,面色阴惨,蓝色目光阴毒凶恶,嘴唇也已发蓝,就像一个吃人的邪魔!

    冬雪本来就有点心慌,也从来没想到云驰发起脾气竟是如此可怕,两腿一软,抖手将茶杯弄掉到了地上!

    一股白烟冒起,倒在地上的茶水如沸腾了一般!

    “茶里有剧毒!你这个恶毒的丫鬟,居然想害死我!”毒火无处发泄的邪魔,疯了一样冲过去,掐住了冬雪的脖子,剩下一只手“扑哧”一下伸入体内,竟将那一颗心脏揪扯了出来。然后用力一捏,叭的一声血肉崩溅,再一松手,冬雪的脑袋竟然滚落到地上!

    天音已经被吓傻了,恐惧地捂住了嘴!她绝对想不到,外表温文尔雅的云驰小夫君发起狂来,竟是这样一位嗜血的恶魔!

    云驰的双目,已经开始变成湛蓝色,就像两颗海洋之心蓝宝石一般灿灿发光!他疯了一样冲进秋月的房间。

    秋月正忐忑不安的等着冬雪回来,祈祷他能顺利得手毒死云驰。

    当满身是血,双目泛着蓝光的云驰冲进来时,她被吓得瘫软在了地上。

    云驰把她从地上揪了起来,“咔嚓”一声拧断了她的左臂!

    秋月发出一声惨叫,痛的险些昏死过去!

    “说!”云驰暴吼,“敢漏掉一个字儿——”“哧拉!”秋月的头皮连同头发被撤掉鲜血淋漓一大片。“我就将你的头皮全部扯光!”

    秋月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如何还敢隐瞒,原原本本,老老实实,从头到尾,战战兢兢,一字不漏的讲了一遍。

    “嚓——”云驰挥爪在秋月的脸上抓了一把,留下了五道深深的爪印,整张脸皮几乎被扯掉,深处见骨,有一个眼珠瞬间也被那尖利的指爪带了出来,挂在脸上!

    秋月已经痛得麻木了,连呼叫也不呼叫,就像变傻了一般!

    “想活命,就对别人说:是你犯了大错,这是老天爷对你的惩罚!如果说了不该说的,我就将你的舌头连根拔掉!快滚吧!永远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他没有杀她,他要她就这样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为自己犯下的罪过赎罪!

    “多谢额驸,不杀之恩!”屁滚尿流的秋月得了大赦一样,疯狂的逃离了这个恶魔,脚步连停都不敢停一下。

    极度痛苦的云驰,“砰!”的一下,将拳头忽然狠狠砸向了坚硬的墙壁,那墙壁被砸出了蜿蜒裂缝,云驰的手上也流出了鲜血。

    “滴答滴答!”

    一滴一滴鲜血,顺着尖利的湛蓝色长指爪,流了下来,打湿了花盆里的花草。

    他没有使用任何法力,他要的就是这种巨痛!!!

    巨痛让他冷静了下来,他突然想到了天音!赶紧向房间冲去,眼前的一幕再次让她心碎!

    天音正悬挂在房梁之上,不知何时已经上吊自杀了!

    云驰赶紧把天音救了下来,一探之下,尚有鼻息!心总算放了下来。他不愿意让天音再躺回到那个肮脏的床铺上,便把她抱到了秋月的房间。

    “我一定要杀了他们!把他们全部杀光!!!特别是那个云琼,我要让他生不如死!”云驰心里想着,死死咬住了嘴唇,把嘴唇咬出了血!他恨云琼如此的阴险大胆,更恨自己的粗心大意!可是他明白,眼前的当务之急,是要让天音放下这一切,坚决不能让她再有寻死的念头!

    因此,他强压着冲天怒火,柔声呼唤天音。

    天音“嘤咛”的一声,醒转了过来,看见云驰,有些惶恐的想要挣脱,云驰抱紧了她,她开始伤心的低泣。

    云驰心痛的流着泪,柔声劝慰道:“天音老婆,你怎么这么傻?竟然会上吊自杀!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对我来说,什么都不重要,我们能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你懂不懂?忍一忍,一切都会过去的!可是如果你自杀了,我也会随着你自杀的……”

    “不,夫君……你就让天音去死吧!活着只能是一辈子伤心痛苦……”天音昏昏噩噩地说着,死命用手掐着自己的身体。“我已经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了,一闭眼一睁眼,看到的全是那群禽兽……你要照顾好九姑奶,好好珍惜她,和她幸福的生活下去……”

    云驰心疼的拉住她的手,知道再劝也没有什么用了,便伸手在她的头上摸了摸。天音眼睛一闭,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云驰的双眼再次变得湛蓝。他走到房里,把冬雪的无头尸体和断头扔到了床上,连同污秽不堪的床铺一起卷起来拿到茶房里。然后催动双掌,发出赤焰,把它们全部烧成了灰烬。然后,烧了热水,流着泪帮天音擦洗干净,每看到一道伤痕,他都会亲吻修复。“乖……这样就不疼了……身体也不疼了,心也不疼了……”

    做好一切。他帮她换上衣服,盖好被子,疼怜的看着她,满意的笑了笑,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紧握着那温润小手,在她身边躺了一会儿。

    然后,换了身衣服,走出房间,将房门关好。再走出小院,把小院的门也关好。最后,才朝着云琼家的方向走去……

    片刻功夫之后,云驰已飘浮在云琼的院子上方。

    院内灯火通明。就在云驰那天赴宴的小亭子里,云琼、云布、云方、云龙、云虎、云豹、云直、云壮……一个都没少,正坐在那里开心饮酒。四五个青楼歌妓,在一旁弹唱。

    众云门年轻一代精英,在开怀畅饮,高谈阔论之际,谁也没有想到,天空上正飘浮着一位双眼湛蓝的复仇魔鬼,在虎视眈眈的望着他们,恨不得食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云驰一脸杀气的听着下面的对话。

    “你们几个,可一定要谨记云琼叔叔的再造之恩!若不是他迷倒了天音,你们哪有机会这么迅速的提升法境。”

    “那是当然,云琼叔叔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来,再敬云琼叔叔三杯……”

    “……各位兄弟,今天的事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天音那个娘们儿毕竟是公主,万一事发,恐怕会有灭族之祸。”

    “叔叔放心,我们就算被打死了,也不会说出去的。”

    “从此以后,咱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只要你们好好听话,我绝不会亏待你们。”

    “谢……谢云琼叔叔!你真是我们命里的大贵人,我们一定对叔叔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天音的事,我们完全没有料到叔叔会这么大方……”

    “往后时间还长着呢!只要云驰那小子一死,天音就成了我们大家的……嘿嘿,听说她用过的东西都很值钱!我们将来还要利用她发横财呢!”

    “他往后成了我们的,有关她的藏品,我们不是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吗?”

    “云驰铁定活不过今晚,那离杀之毒,就算神仙中了,也将化成一滩血水!”

    “真的吗?太好了!云驰死后,我们不如将时间段分一分,每个人一个月有几天去找天音。这样,大家突破赤狐境的时间,简直可以板着指头数呀!”

    “云驰那个废物,娶了这么漂亮的老婆,结婚那天让我都眼红死了,真没想到这么快我就……嘿嘿……”

    “……”

    “急什么,天音还能跑的了……嘿嘿嘿嘿……”

    “嘿嘿嘿嘿……”

    一群人的声音有些含糊,显然已经有了不小的醉意。云驰听的脸色越来越冷,双手死死的捏紧。然后,他突然出手了,蓝影一闪,眨眼间的功夫,所有人都被点了哑穴和动穴。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