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百一十四章:渺无音讯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时间已经进入深秋,不知不觉间距离奚弘离开孟养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孟养竟真的再没有打听到一点关于奚弘的消息,他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孟养衙门,此刻已经成了陈严之的办公之处,他现在以按察副史之职总理提刑按察使司的职权。一方面,新任的按察使还没有上任,另一方面,苏酂不想让这个老狐狸再回云南府去,从而尽可能让他和刘世曾断绝来往。

    虽然刘世曾曾写信催促,但是苏酂不为所动,陈严之被牢牢绑在孟养。

    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苏酂发现,这个陈严之虽然和巡抚刘世曾勾结在一起,然而他确实能力出众,孟养周边的各种刑事案件,凡事撞到了他手中的,没有不能立判的,有他在,当真让自己省心不少。

    苏酂多少也对陈严之的看法有所改观,但是如何在自己离任之前,建立起一套新的官员体系,还是困扰着他。

    回到府上,苏酂叫宋就过来议事,见了宋就,苏酂放下手中的文书,开口道:“小宋啊,这几日在忙些什么,怎么都不见你到衙门中去了?”

    宋就忙回道:“大人,您莫要拿我打趣了,有陈严之总理衙门,根本轮不到我插嘴嘛。”

    苏酂听后哈哈大笑了两声,道:“依你看,陈严之之事,该如何处置?”

    宋就稍微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我看陈严之能力出众,却是个人才,此前他在刘世曾手下当差,则清变为浊,如今在您手下当差,则浊变为清,如果能将刘世曾除去,可以对其从轻发落,让他改过自新,继续效力。”

    苏酂点了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只是扳倒刘世曾这种封疆大吏,没有关键的证据,实非易事,如今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思顺身上了,据我所知,思顺这些时日都龟缩于蛮莫府中,平日极少抛头露面,似乎在暗中谋划什么?”

    “大人,我们对思顺知之甚少,我建议还是尽早派人去蛮莫一趟,接触一下思顺,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打算。”宋就建议道。

    苏酂点了点头,又道:“我也正有此意,只是我身边得力之人,此时便只有你一个,你一定要把事情办好,早日回来。”

    宋就急忙抱拳行了一礼,道:“请大人放心,无论如何,我绝不会一去不复返的,只是我不在的时日,还请大人要格外小心。”

    苏酂点了点头,又摆了摆手,他扶着额头,似乎有些累了。

    “那下官先行告退。”宋就说着退出屋来,随手轻轻关上了屋门。

    苏酂见宋就走了,又站起身来,踱步到窗前,他面色显得有些惆怅,因为刚刚的探马来报,说是阿瓦的军队正在紧急调动,可能有要出动的打算,这令他着实有些不安。

    一方面,孟养的军力部署还十分薄弱,他手下只有几千人马;另一方面,这也说明,齐先生在孟养的活动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效果。

    或许齐先生根本就没有去阿瓦,他只是心灰意懒,隐没于民间也说不定。苏酂心想,自己走到这一步,全凭齐先生出谋划策,如今若是果然像他想的一样,那么自己该如何考虑下一步的计划,是不是还要等着齐先生的消息呢?

    他着实有些心烦意乱,正自苦恼间,见养在府中的丫鬟映荷从对面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她就和平常一样,还是做着那些下人的活计。

    虽然自己曾经说过她不用再干这些粗活,但是这个小丫头充耳不闻,依然像以前一样活着。

    苏酂看着她,脸色也慢慢恢复了平静,可能是自己多虑了吧,齐先生即便对自己有意见,但是也绝不会把这个小姑娘丢下不管的。

    想到这里,他长出了一口气,走出屋来,丝丝凉风吹过,虽然云南的天气从来不能用森冷来形容,但是他依旧感觉到一丝凉意。

    等宋就一走,这硕大的内院之中,除了映荷,便只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了。

    映荷见了苏酂,忙停下手上的活计,微微一福,娇声道:“奴婢见过老爷,老爷安好。”

    苏酂笑了笑,走上前去,问道:“映荷的伤已经痊愈了吗?这是在做什么呀?”

    映荷稍微后退了两步,答道:“回老爷,映荷的伤先前按公子的方法处理,早已没有大碍,这些天闲来无事,便在院子中打理一下花花草草。”

    苏酂点了点头,又问道:“这些日子下来,在府上还算自在?”

    “奴婢好的很,承蒙老爷关照。”

    苏酂又点了点头,见映荷总是和自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心下也多少明白了些什么,于是他转身朝屋中走去,行到一半,苏酂突然又开口道:“映荷,日前孟家少爷来找过我。”

    映荷听了,浑身一颤,脸色瞬间一变,她抬起头来,紧张的问道:“孟……孟家少爷来此,有……有何贵干?”

    “他还能来干什么,映荷应该比老夫更清楚。”苏酂轻声道,“不过我问你,如果我说齐先生不会再回来了,你又还当如何?”

    “不会的,公子一定会回来的!”映荷抢着道。

    苏酂听了,忙又道:“如果,我说如果。”

    “不会的,我相信公子,老爷,公子不是那种一走了之的人,您和公子共事许久,应该知晓他的为人……是出了什么事吗?”映荷抬头问道。

    苏酂摇了摇头,脸色复又温和起来,他望着神色坚定的映荷,缓缓开口道:“没什么,可能是我多虑了吧。”

    “老爷,公子他……可曾传回来过书信?”映荷不由得怯生生的问。

    苏酂摇了摇头,道:“不曾,只希望他不要出什么事。”说完,苏酂不再言语,走回屋里去了。

    院落中只剩下映荷一人,她缓缓蹲下身子,紧紧盯着眼前的一抹秋菊。

    这株秋菊是她自奚弘走后细心栽培的,在她的伤还没有好全之时,她便每日出门来为它浇水打理,从不间断。

    这株秋菊经过如此照料,也长得甚是美丽,不曾害过虫病。映荷望着它,心里多少有一丝慰籍,在这深深的宅院之中,这是她唯一的寄托。

    “公子,你现在……究竟在哪里?”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