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九十八章:目标思沿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全村人都聚在一起,将奚弘围在中间。

    妇女们将村中的好酒好菜全端了上来,为首的老者和奚弘坐在座位上,一边敬酒一边问道:“齐先生,您的意思是,朝廷会接我们回去?那可否告知我等在什么时候啊?”

    奚弘放下酒杯,思索了片刻,脸上又恢复了笑容,道:“老先生不要心急,现在战事不断,边境还不安定,如果贸然接你们回去,怕是会连累你们。”

    那老者点了点头,又道:“只要朝廷没有忘了我们,我们就有盼头了,我们已经在这荒郊野岭生活了整整八年,也不怕再呆些时日,只求有生之年,还能再回一趟故土……”

    说完,周围的乡亲们也都跟着应和起来,奚弘多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他们被外族虏到这种地方,过着难以想象的艰苦生活,备受奴役,古人讲究落叶归根,他们自然也忘不了家乡。

    “诸位放心,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助大家返回故土,我向诸位保证。”奚弘郑重的道。

    众人听了,虽然有的人还一脸的悲观,但是心中多少有了一丝安慰。

    老者又端起酒杯,道:“老夫代全村村民,多谢大人了,村中穷苦不堪,无甚佳酿,也无珍馐,还望大人不要嫌弃。”

    奚弘自然不会嫌弃,他已经两天没吃过饱饭了,而且看这村子的样子,也确实不是什么富裕所在,自己也不会要求什么,于是他忙也举起酒杯,道:“老先生说哪里话,今日他乡遇故知,酒虽淡,然在下甘之如饴,请。”

    说完,将酒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老先生见奚弘如此爽快,也大笑了几声,道:“齐先生真是爽快,不像前几日所到之人,虽是官宦子弟,但却蛮横无理。”

    奚弘听了这话,脑中一转,忙又问道:“哦?前些时候所到之人?前几日也有从大明过来的官吏吗?”

    那老者点了点头,道:“齐先生有所不知,前些时候有个中年男子,也因为口粮用尽,投宿在此,那人自称是蛮莫人氏,我等听闻是大明之人,便热情招待了他,酒足饭饱,我便把村民的遭遇也像今天这般向其诉说,不料那人听了之后,反而责备我等背国叛主,将我等数落了一番,然后扬长而去了,我等实在冤枉啊。”

    奚弘听了,又问道:“那老先生是如何知道他是官宦之人的呢?”

    那老先生微微一笑,道:“这个不难,他虽没有说明身份,但是我见他的通关文牒上有思氏字样,而思氏在大明外野,多是土司之后,况且普通人,也拿不到通关文牒,齐先生您能到这里来,想必也有这个东西吧。”

    奚弘心中一乐,自己是做为非官方人氏到阿瓦暗中调查思顺和东吁动向的,哪有什么通关文牒,不过按这个老者所说,看来要想进入阿瓦城中,却是不太容易。

    “那这个姓思的,是也到阿瓦去了吗?”奚弘又问道。

    那老者迟疑了一会,刚要摇头说不知,一旁的那个最先招待奚弘的男子却开口道:“他就是去阿瓦的,他已经在这条路上来回走了好几趟了,虽然他以前每次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是绝对错不了就是他。”

    奚弘听了,一下子从椅子上坐了起来,问道:“这男的是不是个子中等,短胡茬,一身黑衣,给人感觉很阴翳,之前经常赶着一辆马车来回经过这里?”

    “对对对,就是他,因为我家就住在村口,所以看的清楚,应该是这个人没错。”那男子忙道。

    座位上的老者听了,也问道:“齐先生,怎么?这人有什么问题吗?”

    奚弘又缓缓坐回了椅子上,笑道:“老先生,我这次前来阿瓦,与这个人脱不了干系,这个人名叫思沿,是孟养土司思顺的心腹家将,他来阿瓦,定是奉了思顺之命,想要对大明不利。”

    那老者听了,一捋胡须,沉声道:“思顺……哼,他手下的人,能有什么好东西。”

    奚弘听这老者口气,便知思顺在民间的名声确实不咋地,这些人都是八年前便以不在孟养的,看来当时远在蛮莫的思顺就已经“名声在外”了。

    “据我所知,万历七年,孟养被攻破之事,应该和思顺没有关系吧?”奚弘问道。

    那老者摇了摇头,道:“当时孟养土司名为思个,后来我听说他也战死了……思顺一直是个投降派,思个大人被俘死后,他便率军投降了东吁,后来朝廷派大兵回来征缴,他又马上投降了朝廷。”

    “恐怕他能一直担任蛮莫土司,也是因为来回献城有功吧。”奚弘不屑的道,看来这个思顺,真是从不干好事,万年带路党投降派。

    “后来的事,我们就不知了,东吁与大明连年征战,之后大明又限制了货物出入内野,故而这附近鲜有路人经过,我们的消息也十分闭塞。”那老者叹息着道。

    奚弘点了点头,他又和众人寒暄了几句,等吃过饭,见天夜已经不早了,也无法继续赶路,于是便问道:“不知这里距离阿瓦,还有多久的路途?”

    “以先生的宝马,不出两日,便可到达,先生不必急于一时,今晚就留宿于此吧,我已经让村里人腾出了村里最好的房子。”那老者忙道。

    奚弘本也没打算连夜赶路,于是笑道:“老先生太客气了,既然如此,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随着之前的年轻男子来到一个房间里,那男子又开口道:“齐先生,您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我等绝不会推辞。”

    奚弘忙道:“不用了,我不是什么讲究人,大哥去忙你的吧。”

    那男子于是道:“齐先生好生休息,明日还要赶路,小人告辞。”

    见那人走远了,奚弘才进到屋里,虽说是村里最好的房间,却也普普通通,从中也可见这里村民的困苦,毕竟明朝对东吁实行经济封锁,这里又不适合中原作物生长,会沦落到这副田地,也难怪。

    奚弘躺在床上,他稀里糊涂的又答应了人家的请求,不过既然答应了,他便会尽力去完成诺言。

    大明的遗民,本就该落叶归根!

    奚弘从包裹里摸出了一个什么东西,笑道:思沿此刻应该还在阿瓦,哈哈,幸亏我一直随身带着这个东西,真是天助我也!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