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七十八章:谁是内奸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奚弘站在原地,远远望着良玉没入夜色之中,他的脸上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个中秋,他不是一个人过的。

    他并不是孤身一人。

    回过神来,他抬起手,手心里有一张小纸条,这是刚才良玉塞在他手中的。

    奚弘借着路边的灯笼,将纸条展平。

    纸条上的字迹娟秀而美丽,一如其人,奚弘自己的字其实写的很一般,没想到良玉却有一手好字。

    公子,寇崇德今日和衙门之人私谈甚久,我以为他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公子,公子一定要处处小心!天下熙熙,皆为利往,天下攘攘,皆为利来,望公子谨记于心,小妹虽身在寇府,然一定会尽全力帮助公子早日脱身,希望下次重逢之时,我兄妹再不分开。

    奚弘看过字条后,将其撕为碎片,扔进了河中。他对于寇崇德,本来不曾有过怀疑,但是小良玉却让自己提防这个人,如果寇崇德真的出卖了自己,那么自己必然凶多吉少。

    因为自己所做的很多事情,寇崇德都了如指掌。

    “寇崇德……也会背叛我吗?今日衙门之人找他密谈,他又突然改变行程没有回蛮莫……”奚弘想到这里,便马上转过身来,朝苏酂府上走去。

    “衙门之人……如果是苏酂的人的话,尚且不必担心,如果是地方势力的话,就有些不妙了,我必须得问个清楚。”

    回到府上,此刻天已经黑了,好在今晚是中秋佳节,一路上百姓还没有睡下,到了府前,奚弘敲了敲门,府门马上便开了。

    映荷探出头来,见是奚弘回来了,脸上顿时有了喜色,她将奚弘扶进府中,同时高兴的大声招呼道:“宋大人,齐先生回来了。”

    宋就听了吆呼,马上从苏酂屋中走了出来,笑道:“齐先生,你去哪里了?现在才回来,今夜是中秋佳节,老爷还等着和先生一同赏月吃月饼呢。”

    奚弘忙道:“哈哈,多谢苏大人抬爱,在下有个朋友刚才有急事找我,这才出府去了,既然大人邀在下一起赏月,那这便请吧,宋大人。”说着,奚弘走上前来,二人笑着进了苏酂的屋里。

    一进屋,奚弘马上将门关上,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苏酂见状,忙道:“坐吧先生,我看先生面色,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本官说。”

    奚弘坐在苏酂面前,忙道:“二位大人,今早你们可曾派过官府的人去找寇崇德吗?”

    苏酂听了这话,和宋就相视一笑,宋就接口道:“齐先生不是说寇崇德可以作为安插在思顺身边的我们的人吗?今早我便亲自去找过他了,在我的软硬兼施之下,寇崇德答应为我们办事了。”

    奚弘听了,眉头一皱,又问道:“那之后大人们可还派人去找过寇崇德吗?”

    “不曾再找过,寇崇德虽有些不情愿,但最后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在找他做甚?”宋就笑道,“这样我们身在孟养,就能连蛮莫一起控制了。”

    “是啊,齐先生,这里面有你很大的功劳啊,哈哈哈哈。”苏酂也笑着应道。

    而此刻只有奚弘一个人笑不出来,如果宋就所言属实,那么第二批去找寇崇德的人,一定是刘天傣的势力!

    也就是说,寇崇德和刘天傣的势力确实有过接触,那么将苏酂这一边情况出卖给刘天傣的人,除了映荷,就还有寇崇德这种可能性存在。

    事情突然变得更加棘手了,如果是映荷出卖了自己,那么以映荷所知道的东西,对自己的性命尚不构成威胁,但如果是寇崇德出卖了自己,那么自己就会有性命之忧。

    寇崇德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知道奚弘和齐先生就是一个人的人。

    苏酂见奚弘依旧面色沉重,于是有些不解的问:“齐先生,今日不但捉拿了刘天傣,还收编了寇崇德做内应,这其中先生出力良多,此时正赶上中秋佳节,先生为何还愁眉不展呢?”

    奚弘此刻是有苦说不出,他只能强颜欢笑道:“唉,今天却是值得高兴的日子,只可惜不能和家人团聚,故而面有难色,不想了,我们喝酒!”

    “这才对嘛,大丈夫在世,岂能被妻小所累,来,我们喝酒!”宋就也大笑道,于是三人举起酒杯,一边喝酒,一边谈天说地,直到后半夜,才各自回屋。

    这期间三人纵论古今,谈诗说词,奚弘自然对这些都了如指掌,谈吐间苏酂和宋就越发对奚弘敬佩起来,但是奚弘却始终想着寇崇德的事情,并不是十分尽兴。

    好不容易挨到散伙,奚弘走回自己的房间,刚到门口,透过窗纸,见映荷还没有睡,仍坐在床头等着自己,奚弘只得摇了摇头,推门进屋的同时,开口问道:“这么晚了,映荷怎么还不睡觉?”

    映荷见奚弘终于回来了,她也揉了揉小眼睛,虽然已经困的不行了,仍忍着睡意将奚弘扶到床边,道:“今晚是中秋节哩公子,老爷把奴婢赏赐给了公子,公子便是奴婢的主子了,奴婢自然要等公子回来团聚了之后才能睡呀,奴婢这就去给公子端热水去。”说完,映荷又揉了揉眼睛,转身就欲出屋去。

    奚弘忙一把拉住了她,道:“不用了映荷,天太晚了,我今晚就不洗了,我看你也怪困的,早点休息吧。”

    映荷于是也就没有出去,她将自己的铺盖铺在奚弘床边,又看了看奚弘的脸色,小声问道:“公子今晚回来都没有笑过,是不是遇上了什么烦心事?”

    奚弘听了这话,顿觉自己有些失态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应该把自己的心情表现在脸上,正所谓喜怒不形于色,而自己心事重重的样子,竟然被一个小丫鬟看了出来,说明自己还差的远呢。

    “是吗映荷,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你可真厉害啊。”奚弘皮笑肉不笑的道。

    映荷忙低下头去,有些委屈的说:“奴婢和公子相处的久了,天天伺候公子的日常起居,自然对公子的反常看的一清二楚,我猜老爷他们,也未必能看出公子有什么心事呢。”

    奚弘听了,不由得又重新审视了一下映荷,这个小丫头心思如此缜密,观察入微,心想如果她不是别人派来的奸细,那该多好啊。

    想到这,奚弘不由得低声道:“映荷……如果你被你在意的人背叛,你心里会怎么想?”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