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三十九章:寂寞终点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经过几天大大小小的战役,蛮莫城外留下了上万具东吁军队的尸体,大军攻城不利,又因内部矛盾重重,此刻正打算班师回朝。

    莽应贤站在一处土丘之上,远远望着这座他生活学习多年的大明城池,这座城池本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此刻却变得那么遥不可及,那么陌生。

    离开这里,回到东吁,那片他曾经无比熟悉而现在却无比陌生的土地,他将面对的是更加严峻的朝堂之争。

    莽应贤最后看了一眼蛮莫城,好像城墙上也有人在看着他一般,他嘴角微微一笑,调转马头,跟上缓缓撤退的大部队向东吁方向走去,时代的大潮已经来临,身在其中的少男少女们,还茫不知情……

    蛮莫城中,百姓们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虽然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一年一度的中元节,但是喜庆的氛围没有被冲淡丝毫。

    奚弘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城头之上,风把他身旁的大明军旗吹得猎猎作响,他目送着东吁大军离去,此刻也有些怅然若失。

    他的指挥生涯结束了,和蛮莫城中将士们同甘共苦,一起上阵杀敌的日子不会再回来了。

    小良玉适时的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她手中不知从哪采来了一朵蒲公英,她拿在手中在奚弘面前轻轻晃动。

    奚弘回过头来,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良玉,你哪弄来的蒲公英?”

    小良玉没有说话,她轻轻一吹,蒲公英化作一颗颗小小的绒絮,飞向天边。奚弘顺着蒲公英飘落的方向,望向湛蓝的天空。

    “公子,我们在蛮莫战斗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我懂得,今晚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晚住在城中了,我已经差人向陇川方面汇报了,朝廷官员几日之内就会到达。”奚弘淡淡的说。

    “公子,有时候真的感觉好难过啊,你拼死守护的蛮莫,最后你却要落个冒充朝廷命官,拥兵自重的罪名。”小良玉伤感的道。

    奚弘回过头来,摸了摸小良玉的脑袋,微微笑了笑,道:“这本就是我自愿的,我们在决定这样做之前,不就已经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了吗?只要我们都平平安安的,就够了,至于什么功过得失,后人自有公论,我们只求问心无愧。”

    小良玉眼眶有些微红,又道:“可是……那些战时唯你命是从的官员,此刻却无一人仗义执言,真是令人寒心,他们日后飞黄腾达,公子却依然要过这颠沛流离的日子,我真的好难过啊。”

    奚弘抬起头来,望着天边的落日余晖,他本不是什么高尚的人,只是战争将他推上了前台而已。此刻战争结束,他自然没了价值,自己一介草民,在这个世界,他本没资格对那些官员呼来唤去,那些官员不落井下石,已经是对自己最大的尊重了。

    奚弘又从胸前掏出了那一纸身份凭证,贱民的烙印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身上,望着这让他永远难以翻身的小小一页纸张,他顿觉东吁的千军万马,也没有令他如此窒息过。

    小良玉一把将其抢了过来,作势就要将其撕毁。

    “良玉,不可!”

    见小良玉停下了动作,奚弘从小良玉手中拿回了被她攒作一团的身份凭证,又将其展平,放进了胸前。

    “良玉,我们回去吧,东吁军队已经撤走了,晚风渐起,小心着凉。”说完,他拉起身旁的小良玉,二人在夕阳的映照下,漫步走回城中。

    百姓见了二者,依然十分尊重,奚弘只是微笑着回礼,一路走来,看家家户户如此喜悦,奚弘的心情多少也好了一些。

    回到府上,还没进门,已经有一众官兵将他拦了下来,这几个官兵奚弘并没有见过,此时也有些诧异。

    小良玉来到奚弘身前,娇声嚷道:“你们几个是什么人?怎么敢在府衙之前无礼?”

    “哼,你又是哪个?公府重地,岂容你个黄毛丫头大喊大叫?”那士兵轻蔑的道。

    奚弘眉头一皱,心想不对,即使城中官员看不起自己的出身,但刚刚得胜,不可能这么快就翻脸吧?

    于是他将小良玉拉回身后,抱拳道:“这位差役,不知这是何故?为何拦住在下,不让入府啊?”

    那差役见奚弘亲自来说,态度又极是温和,忙也迎了过来,道:“这位想必便是奚壮士吧,我等奉命接管此府,任何人不得入内,奚壮士请回吧。”

    奚弘心中苦笑一声,半日不见,连称呼都变了,世态炎凉,竟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奚弘临走,又问道:“敢问官差奉何人之命?可否告知在下?”

    那官差走回阶上,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道:“无可奉告!”

    “忘恩负义的东西,你们这就忘了我家公子是如何死里逃生帮你们守下这蛮莫城的了吗?你们这么做,就不怕遭报应吗?”奚弘身后的小良玉实在气不过,开口骂道。

    奚弘急忙将她拉住,见小良玉还在不住叫骂,奚弘忙吼道:“够了,良玉,我们这是在自取其辱,别说了,我们回去吧,这本就不是我们能住的地方!”说完,便硬拉着良玉离开了。

    而那几个士兵,被小良玉骂的抬不起头来,此刻见二人走了,也才叹息着出了一口气。

    回到之前的旅馆,小良玉犹自不住颤抖,奚弘安慰了几句,也无可奈何,他自己又何尝不气,日前还是城中主将,现在却如丧家之犬一般被人家赶了出来。

    但他不能表现出来,他不能像丧失理智,他只能忍耐。

    奚弘回到自己房间,路过走廊,正好撞见店中掌柜,那掌柜见了奚弘,忙下拜道:“这不是奚大人吗?您又回来了?草民见过奚大人。”

    奚弘苦笑了两声,将他扶起,道:“掌柜大可不必如此,我已不再是什么奚大人了,我也和你一样,不过是一介草民。”

    “奚大人这是哪里话,您在我店上住了两日,我虽知您底细,但您保卫了我们蛮莫,就是我们蛮莫百姓的再生父母,即使您不再当官了,我们也不可怠慢了您,那样和畜牲有什么不同?”那掌柜忙道。

    “掌柜哪里话,我既然身在蛮莫,那么保卫蛮莫就是我的分内之事,蛮莫要是被破,我兄妹二人也难以保全,我不过是为了我自己罢了……”说完,奚弘便急忙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里,他靠在房门,仰天长出了一口气。

    掌柜见状,也叹息了一声,下楼去了。

    奚弘将官服脱下放好,又穿上了那身伴随他已经很久的衣服,这件从牢狱起就伴随他的破烂衣服,穿起来,还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还是这件衣服穿起来舒服啊,什么劳什子官服,爷不在乎,不在乎!”奚弘说着说着就笑了,眼泪不自觉的顺脸而下。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