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我在明朝当奴隶 > 第一章:乌云密布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万历十五年的农历六月末,紫禁城上空乌云盘踞,钦天监官员候在皇宫之外,等候传喻。

    不久,大太监张鲸走了出来,细声细气道:“走吧,高监正,皇上如今不愿面见大臣,你这次面子可大了。”

    “承蒙厂公传喻,下官才得以面圣,有劳,有劳。”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宫,隔着珠帘来到皇帝面前,高监正忙下拜,还未开口,万历皇帝朱翊钧已经先发话了。

    “高爱卿有何事需要面奏,速速道来。”

    “启禀皇上,臣确有要事启奏,臣昨夜观星象,西南有将星移位,天狼星异常明亮,主兵祸将起,还望陛下早做准备。”

    万历皇帝听了,眉头一皱,有些烦扰的道:“朕知道了,朕刚调走了纵兵扰民的刘綎,百姓才得修养,难道又要再起纷争?”

    “陛下,西南之地,乱象丛生,急需御史查办,施以教化,安抚民心,臣建议……。”

    “准了,张鲸,你速拟一道圣旨,召……苏酂为巡按御史,巡按云南,高爱卿,还有何事?”

    “回禀陛下,暂无他事,只是此次星象确实不同以往,还需多加重视啊,老臣告退。”说完,高监正便退了出来。

    他站在宫门口,又朝西南方向望了望,心中有些忐忑。

    大明西南边陲,云南承宣布政使司首府昆明。

    自三年前开始,缅甸就不停寇边,只是前年冬天,大将刘铤奋力廓清,大败酋首,这才使得边境稍安。

    此时街道上人来人往,繁华异常,一列马队穿行而过。

    一威武大汉骑在马背上,身后还跟了不少随从和家眷,从总兵府一路出来,街上行人,凡是见了他的,都唯恐避之不及,真如看鬼一样看他。

    但是此人却丝毫不以为意,依旧骑着他的高头大马走在前面,这时他的心腹手下谢世禄在一旁叹了口气,这一叹气不要紧,不知因何缘故自己骑了多年的黑马却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嘶鸣一声就朝着人群中冲去。

    街上的人群见状,急忙四散奔逃而去,然而人如何能跑的过马?眼看有几个百姓就要遭殃,这时身后突然有一股大力替自己拽住了缰绳,谢世禄惊慌间回过头来一看,正是自己跟随多年的上司。

    谢世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不觉又对这位老上司多了几分敬佩。

    “你随我征战这些年,这怎么连马匹还能控制不住?”大汉责怪道。

    谢世禄不敢吱声,抱拳谢罪。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不知道哪来的卫兵已经到了马队跟前。

    为首的一个长官走到马队面前,高声喊到:“此马队何人牵头?速速出来说话。”

    谢世禄见状,调转马头,来到那人面前,也喊道:“你是何人?连副总兵刘大人也不认识吗?”

    “你就是刘铤?”

    “我身后的才是刘铤大人,我是他的副将谢大人,把你那对招子放亮点!”谢世禄大吼道。

    不料那军士却嘿嘿冷笑两声,毫不在乎的说:“原来就是个副将,也敢在本大人面前大呼小叫,你家主子现在不过也就是个刚被贬职的游击罢了,还轮不到你跟我说话,还不速速退下!”

    “放肆,反了你了!”谢世禄说着便顺手拔出了腰间的佩剑,见状,两边的军士瞬间剑拔弩张,形势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这时在一旁观望了许久的刘铤终于开口了,他骑马来到两人面前,低沉着嗓音道:“我知道你,我早年曾在土司思顺的营帐中见过你。”

    那长官听了,脸色微变,稍有些迟疑,继而又摆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蛮横的说:“是又怎样?不过是个游击,也敢在城中纵马伤人,按大明律,相关人等都要治罪!”

    那长官话音一落,周围街市上竟不约而同的响起了喝彩之声,谢世禄把眉一横,怒目向周围扫视了一圈,这才又安静下来。

    “真是一群刁民,刘大人,此人故意刁难我等,我看刚才黑马受惊也是这些人等所为。”谢世禄忿忿的说。

    刘铤却不表态,那长官说要拿人,但是众军士摄于刘铤的威名,也都不敢轻举妄动。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天空中飘来几片乌云,顿时狂风大作,天气反常了起来。

    围观的民众渐渐退去,从中间让开了一条道路,这时只听得一声“巡抚大人驾到”声传来,两边百姓于是分分下拜。

    花顶轿子抬到面前,一五十多岁老者从里面颤颤巍巍走了出来,正是大明云南巡抚刘世曾。

    谢世禄,刘铤等人也下马来拜,两边各收了刀兵剑刃。

    “哎,我说,刘大人卸职回乡,老朽公务繁忙,不及远送,还望恕罪呐。”刘世曾说着朝刘铤拜了一拜。

    刘铤赶忙还礼,口中忙不迭的说:“不敢当,不敢当。”

    而一旁的长官此刻不知该说什么好,就这么尴尬的立在原地。

    半晌,刘世曾转过身来,像是刚看见他似的,惊呼道:“呦,这不是齐将军吗?怎么?也是来为刘将军送行的吗?”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刘将军有平定云南之大功,今日虽因事去职,日后定还会东山再起的,齐某自是要来替刘将军送行。”

    “呵呵,齐将军果然看的透彻,你知道这点就好,昆明城乃府衙重地,没有要事还是不要带着军士在城中肆意穿行,惊扰到了百姓可不好。”

    “是,属下这就告退,那我们有缘再会,刘将军。”撇下这么一句话,姓齐的长官便带着军士消失在了大街上。

    刘铤见状,拜道:“多谢巡抚大人替在下解围。”说完,一挥手,手下会意,径直从后面车箱中端下了一个黑匣子,里面装的自然都是真金白银。

    刘世曾摆了摆手,道:“这次就免了吧,这黄白之物,拿多了倒也烫手,你要不是因为这个,也不至于丢官回乡。”

    “巡抚大人教训的是,这次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唉,没想到被思顺小人抓住了把柄,现在悔之晚矣。”刘铤说着叹了口气。

    而刘世曾却同时也叹息着说:“只是你一走,这云南之地,怕是又要不得安宁喽,蛮莫要地,落入思顺之手,思顺为人,首鼠两端,贪财忘义,本不可大用,而今却掌一地兵权,带军出征,此日久必为祸矣。”刘世曾一边摇着头,一边却用余光打量着刘铤。

    刘铤略一思索,道:“大人莫要忧虑,思顺为人反复,即使作乱,亦不成气候,大人只需控制其钱粮即可,至于此次进军密堵、送速,我军中有一把总名唤杜斌,按前战观之,实为可用之才,有此人在,我军可获全胜也。”刘铤说完,又行了一礼,翻身上马,拜道:“巡抚大人,刘某去了,后会有期。”

    望着渐行渐远的刘铤等人,刘世曾只得摇头叹了几口气,如今自己年岁以高,边事却又不断,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云南地处边陲,百姓之中鱼龙混杂,治理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而如今刘铤一走,他更是如同少了左膀右臂一般。

    刘世曾又望了望南方的天空,这时他突然想起,几日前史官上报说,西南极边之地应上天将星升起,然星象明灭不定,主祸不单行。刘世曾心想难道这将星应在了杜斌身上?

    “来人,迅速去往孟养,给我调查一下这个叫做杜斌的人,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竟能让刘铤交口称赞!”刘世曾吩咐下去之后又颤颤巍巍的走回轿子,打道回府了。

    而刚才起就聚集在昆明城上空的乌云,此刻开始向南方扩散,覆盖住了整个天空。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