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一条条黑暗带电的枷锁,紧紧缠绕战联他们在一旁和蔼不得了的安洛娜也不能幸免。

    “这个人类可以送给你们的大将军。”哈迪斯提起安洛娜。

    “那我艾里逊替我家将军谢过。”艾里逊乘机掐住安洛娜的水滑滑的脸。

    “啊啊啊啊……痛!”安洛娜现在恨不得杀掉艾里逊。

    “哎呀呀……这不是圣灵系王者谱尼吗?!如此强大的王者,怎么会落入如此下场?”哈迪斯一脸讽刺谱尼,“你的3对须翅呢?!这个样子像极了没有翅膀的肥鸡!”

    “你!”谱尼恼羞成怒。

    艾里逊放下掐住安洛娜的脸的手,安洛娜的右边红丹丹的。

    “欺人太甚!”安洛娜的手动不了但是脚可以动啊!一脚蹬开艾里逊,跑过去,一脚踩在他的身上,“居然掐老娘的脸!”

    ……

    鲁伊斯闲来无事,缓慢徘徊在海岸。忽然感觉前面有黑暗力量。他拿起他的巨剑向那边走去。

    ……

    “啊啊啊啊啊~”安洛娜心理阴影面积已占全部,受刑为什么我先?!

    黑色闪电如蟒蛇紧紧插进她的手臂。

    “安洛娜!!!”

    “欺负女孩子,你算是什么男人吗?!”盖亚想摆脱这枷锁的束缚,可……越来越紧……

    “月牙之刃!”陌生的技能名字,随着所有人的狐疑破解。“王者之剑”的封称绝不是吹来的。短短时间救了所有人。

    电击被电虚脱的安洛娜,被身边的布莱克扶起,唯美的妹妹头被电成狮子头。“我在哪里?”安洛娜一片恍惚。

    “王者之剑鲁伊斯,呵……前50年的战斗还记得吗?!”哈迪斯双手环胸,紫色的双眸充满复仇。

    “我怎么不记得了?”鲁伊斯故意假装不知道,抬起巨大的剑,准备开鲁伊斯故意假装不知道,抬起巨大的剑,准备开溜……

    大地震颠,海天盛筵,中心的大地凹陷进去,代替它的是一嵩高峰,最顶端有闪亮的东西。

    “那个好像是阿瑞斯水晶!”

    “看来……比赛提前开始了……”哈迪斯冷笑。和他的手下一同离开。至于不会飞的艾里逊和佐格……当然是被雷伊他们一脚踹飞。

    ……

    某山洞。

    “安洛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缪斯喂点安洛娜一小点水,说实话,要不是有爷爷给她的特殊的衣服。不然她早就嗝屁了……

    “咳咳……好些咳……了……咳咳咳……”缪斯帮安洛娜梳好头发,内伤还是需要多多调节。

    “哎呀!母夜叉……感觉怎么样?”谱尼明知别人不舒服,还逗别人生气。

    “滚!咳咳咳……”

    “明天的比赛,谱尼,这只能靠你了……”雷伊一脸凝重,似乎事情非常严重。

    “嗯……”

    ……

    晚上,安洛娜的咳嗽好了一些,她睡不着,想出去看看。

    清晰美好的月圆,略有一些云烟袅袅。安洛娜坐在岩石上欣赏这美景。

    飘渺的月影,背光的地方出现新的人影。会是谁?安洛娜又警觉起来。

    “别紧张,是我布莱克。”

    安洛娜放下手中的岩石,又重新坐下。

    “大晚上不睡觉,干嘛呢?”从冷漠的语气中暗露出一丝温暖。

    “我睡不着。那你呢?”安洛娜双手捧起脸,双手肘处着膝盖,微微地抬头看看天景。是的,安洛娜有点想家了……

    “我也是。”布莱克属暗影系人形精灵,暗夜中他的精神是特别的好。

    几颗流光……

    “经过这件事,我感觉人类在宇宙任何地方太脆弱了,稍不注意就死了……今天的事情……我真的害怕自己回不去了……”安洛娜有点想哭的感觉,却又憋住。黑色妹妹头遮住她那伤感的紫黑色双眸。背后感觉有人挽着自己的腰,身子侧在一旁。

    “我有过这种感觉……原本以为自己很强大……直到那次屠杀,我才真正明白自己有多么无助。”原来挽着自己腰的人是一向冷漠的布莱克。

    “屠杀?”

    “对。”布莱克与安洛娜再次对视,紫黑色的高光映入布莱克的影子。

    “那场战争灭了我所有家人。当时我还小,对那战争的结果束手无策……”布莱克双眸充满了复仇,安洛娜能感觉到他的平缓的心跳越来越快。紧攥着拳头。

    “布莱克?你的额头?”布莱克两眼中心突然出现颜色黑暗系的弧形眼睛。

    “哦,你说这个,这是魔眼。”

    “看起来特别像夜晚中的狼的眼睛。”

    “确实。”。

    布莱克心头有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特别喜欢看到眼前的小家伙的倾城微笑。

    难道我……对人类动心了……不可能……不可能……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