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兵大陆之玄剑惊鸿 > 第二十九章 言多必失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父亲的意思是?”徐鸿感觉父亲刚才的语气像是说了一半,有些不太明白。

    “你想去神兵宇修行便去吧,父亲不久也要离开这里了。”徐天浩答道。

    “什么?父亲要走?那母亲呢?这是因为舅舅么?”徐鸿焦急的说道,“舅舅虽然咄咄逼人,但是还有外公呢啊,外公那么宠爱母亲,虽然病了,但是等他病好了,舅舅就不敢这样了。”

    徐天浩蹲下身来,看了看徐鸿,然后用宽大的手摸了摸徐鸿的后脑勺,说道:“鸿儿,多想想我给你说的话,为父会带你母亲一起离开,或许还会回来,就像是出去远游一次,这些年来,父亲做的着实不好,让你也受了许多委屈……”

    “没有的事情!”徐鸿坚定的说道,“其实鸿儿比谁过得都幸福!”

    “没想到最后竟是为父得到了你的安慰,也算这十几年没有白过。”徐天浩摇着头笑了笑,随后说道,“你那两个朋友都是好孩子,好朋友你一定要珍惜。”

    “嗯!我知道。”徐鸿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了,等你入神兵宇的时候,父亲可能送不了你了,你自己保重。”徐天浩起身,再次伸手摸了摸徐鸿的头顶,“这么多年,你都这么高了……”

    “父亲!”徐鸿觉得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不由得喊道。

    “对了,神兵宇的名额,剑风城有三个,我记得何家无后,宋家无幼,名额应该都在蒋家,可以的话,为你表哥求个名额。”徐天浩嘱咐道。

    “为什么?”徐鸿不解,张涛一直都在欺负自己,为什么还要为他着想?

    徐天浩摸着徐鸿脑袋的手拿开,变成了放在徐鸿的肩上。

    “他是你表哥。”

    徐天浩没有等徐鸿回答,而是直接看向徐鸿的眼睛,最终徐鸿低下了头:“鸿儿明白了。”

    随后徐天浩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没有回头,徐鸿就一直在后面注视着父亲的背影,感觉有一种错觉,感觉父亲的背越来越直,甚至变高了几分。

    张家一处偏僻幽静的小院之内,张晨垂头丧气的在一张椅子上坐着,而旁边坐着的则是张家真正的家主,张晨和张宁儿的父亲张铭。

    “本来这次想嫁祸鸿儿,然后逼着妹妹和妹夫离开,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了一个蒋家大小姐!功亏一篑!”张晨叹息道。

    “晨儿,算了,有些事情已经注定,人力不能改,而且一开始我就不看好你们。”张铭虽然看着面色不太好,但是也不像是大病中的人。

    “你们不用烦恼了。”门被推开了,徐天浩走了进来。

    “妹……妹夫。”张晨站了起来,说不出话来。

    而旁边的张铭竟是直接准备下跪行礼道:“尊……”

    “过去的称呼,不用再提了,我娶了宁儿,你已经不用对我行礼了,何况我早已经被魇盟除名,通缉追杀了。”徐天浩虽然扶着张铭不让他行礼,但是口气已经不再跟这十几年的唯唯诺诺相同了。

    张铭摇了摇头:“你也不要怪晨儿,一切都是我的主意。”

    “你看到了什么?”徐天浩问道。

    张铭叹了一口气,开始运使体内玄气。

    玄气兵化!八卦镜!

    一面镜子出现在了张铭手中,诡异的是,这张镜子镜面虽然亮,但是镜底却是黑色的,什么也照不出来。

    “八卦镜能测凶吉,当年我也是因为这项特殊的能力在魔盟担任一个小头目,那时也是八卦镜不能视物,所以我意识到危险,最后诈死归隐,逃过一劫。”回想往事,张铭唏嘘不已,“而这次镜底竟然变得全黑,看来是逃不了了。”

    “所以想着可能是因为我的原因么?”徐天浩问道。

    “……”张铭答不出话,算是默认了。

    “无妨,我要离开了,通知你一声。”徐天浩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尊者!老夫有个不情之请!”突然张铭也不再顾忌对方身份,追了上去,跪地说道,张晨赶紧扶着父亲。

    “什么都不用说了,宁儿会跟我走,至于张涛,已经安排他去神兵宇修行,其他的事情,我也管不了了。”徐天浩身影慢慢消失在小院之中。

    “多谢尊者,多谢尊者。”张铭在屋内不停说着。

    一转眼过了数日,到了神兵宇招收新人的日子。徐鸿,张涛还有白小杰一起在镇上等候着。

    那日过后,徐鸿拉着白小杰,到剑风城找到了蒋家,从蒋风婷那里又要了一个推荐书的名额,本来是极为不好意思的,但是蒋风婷笑得花枝招展的说:“没事,反正我们家也没有能去的人,不用也是浪费。”

    后来徐鸿跟白小杰,被蒋风婷拉倒酒馆大喝了一场,本来徐鸿也不到年纪,就没喝过酒,所以喝的也比较少,蒋风婷酒量很大,虽然两个男人也不好意思灌她,但是喝到最后她也是有点晕晕乎乎了。

    只有白小杰这个街头老混子,酒是像不要钱一样,一杯接一杯的喝。

    后来蒋风婷赌劲上来了,三人玩起了吹牛骰子,谁输了谁喝,没想到不作弊的情况下,蒋风婷的赌技还不是最差的,总是白小杰是一直输。

    徐鸿看的都惊呆了,心说小杰你就这赌技,还整天去赌钱?不怕把家都输了啊,不过想到那个差点砸到自己的破门板,也释然了,反正他那个家输跟不输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最后白小杰喝高了,竟然拍着蒋风婷的肩膀,妹妹,姐姐的就喊开了。

    “喝高了?想扯淡了么?”蒋风婷冷哼一声,手中摄魂铃化现,消失在白小杰眼前。

    白小杰喝的也迷糊了,还瞪着大眼睛,喊道:“我知道妹妹漂亮,怎么漂亮的还能升仙呢?”

    随后白小杰就一手捂着裆部,一手捂着嘴,在旁边边吐边疼边睡着了。

    然后就剩下了徐鸿跟蒋风婷两个人。

    蒋风婷脸色发红,双眼带着迷离,头发有些微微散乱,看着徐鸿,说着一些关于月亮啊,花啊,外婆啊,童年啊什么的事情。

    徐鸿则是看着已经在趴在地上还不时抽搐的白小杰惨样,一句话也不敢多说,生怕殃及池鱼。

    终于蒋风婷也觉得无趣了,丢下了钱,气鼓鼓的回家了。

    徐鸿松了一口气,随后也就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

    第二天白小杰醒来后,大喊一声,吵醒了徐鸿,吓了徐鸿一跳。

    “徐鸿你是昨天一直在这里吧!”白小杰紧张的问道。

    “是啊!怎么了?”徐鸿还没醒透,不耐烦的答道。

    “那我没发生什么事情吧?”白小杰还是很紧张。

    “没有!你那么有能耐,能发生什么事情啊!你就在那里躺了一晚上!”徐鸿没好气的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白小杰松了一口气,随后喃喃地说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失了身心碎的感觉?”

    “看来你真是美梦做大了,我来告诉你,昨晚你不是失了身心碎了!你是失了言蛋碎了!”徐鸿答道。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