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明末黑太子 > 第619章:因噎废食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将折损的兵马加在一起,竟然有一万七千之巨!

    此番王师总供才出动多少兵力?

    这么一算的话,折损比率居然超过了两成半!

    这仗到底是如何打的?

    如此数额还没算上先前硕托与智顺王尚可喜的天助军的损失。

    都加上的,只怕有两万五千左右了!

    多尔衮在心算过一番之后,便顿时惊骇不已。

    大清王师可不是乌合之众一般的蛮明军队,尤其是战损里面还包括了不下一万多旗兵。

    那可是大清入主中原的本钱,万万不能有太大的折损,否则便会令王师大伤元气。

    旗人本来就少,一次折损一万旗兵,就等于损失了将近一成左右的壮丁。

    为了秋季一举攻克京城,皇上已经新建了两灰旗与两绿旗,连北地的蛮夷都被征召了。

    是役一战便损失了上万旗兵,岂不是会严重影响到秋季的军事行动?

    当然,多尔衮心里非常清楚,皇上是非常希望借此机会来消耗两白旗的实力的。

    这下正白旗折损一个甲喇,镶白旗折损两个半甲喇,损失旗兵不下五千。

    他算是得偿所愿了,等于借助狗蛮子之手,完成了对两白旗的削弱。

    随着太阳升起,外面愈发炎热起来,可多尔衮的心里却快凉透了。

    鏖战一夜,没打赢不说,还搭进去上万人马。

    加之狗蛮子还是用了一种会爆炸的包裹,是役算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了。

    再打下去也是徒劳无功,多尔衮也就对继续进攻狗蛮子所霸占的山区没什么心思了。

    “传本帅军令,各部暂且在原地休整,当须尽快救治伤兵,不得有误!”

    “嗻!”

    多尔衮思前想后,为今之计,也只能暂停攻势,将此地的战报尽快呈递给皇上,请皇上圣裁。

    大军近期按兵不动,着力救治伤兵,争取能够挽救大部分受伤的旗兵,被狗蛮子伤到如此之多的旗兵,万万不能因伤不治身亡。

    战殁者仅占折损兵力的两三成而已,诸多遭受铁珠、铳弹、箭矢之伤的旗兵,只要救治及时,用药妥当,应该可以没有性命之忧。

    只是不论是所有将领,甚至包括多尔衮在内,都未曾料到此番狗蛮子胆敢登陆辽东是有备而来。

    尤其是携带了大量的猛火油,以及会爆炸的棒槌,还有最新发现的会爆炸的包裹,令前来进剿的大清王师措手不及,防不胜防。

    照如此情况进展下去的话,只要王师一进攻,狗蛮子便会扔下来各种爆炸式火器,还会大量中伤旗兵,决计是绝不尝试之举。

    多尔衮自从跟随皇阿玛征战以来,所部从未遭受过规模如此大的损失,心里感到无比的压抑与憋闷。

    不光是多尔衮,迄今为止,大帐里的这些大清国的勋贵以及将领,也不愿相信他们真的败给了对面的狗蛮子,还败得如此之惨。

    归根结底,无非是狗蛮子利用王师上不熟悉的火器逞威而已,一旦王师掌握了其中的窍门,必定可以再次大破卑鄙无耻的狗蛮子。

    败了就是败了,任何悔恨都无可挽回战殁旗兵的性命,只有总结经验教训,不断摸索分析狗蛮子的战术,方能克敌制胜。

    在四旗互通有无之后,交流战况之后,多尔衮也就让众人各自回营去了,他还要修书一封,让飞骑送往沈阳。

    “大哥,有劳你将被打散的数百旗兵交由三弟,我自会将一个甲喇之旗兵交其统领,如此便可让三弟凑齐两个甲喇,方可恢复元气。”

    其他人走了,阿济格与多铎都是自家兄弟,就可以在大帐里多待一会儿了,说些只有自家人才能听的话,

    多尔衮便让阿济格将数百旗兵拿出来转给多铎,为了这个桀骜不驯的弟弟,哥俩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也好!”

    阿济格对此倒是没有异议,多铎所部的损失并非是违抗军令所致。相反,西线进展最大,只是中了狗蛮子的诡计,遭到了火器的暗算。

    给多铎补充一些兵力也在情理之中,堂堂大清国的亲王总不能就带着一千旗兵在前线征战吧?

    “那小弟便多谢大哥、二哥了!”

    这份情意也只有自家兄长能够送出,换成其他人,巴不得两白旗与狗蛮子同归于尽才好,多铎自然是特别感激。

    “二弟,如今两白旗败得如此之惨,只怕入秋之后,王师入关就没了我等之功劳了!”

    阿济格的心思根本不在送给多铎几百个旗兵上面,而是关心之后如何能够入关分银子的事情。

    “功劳?哼哼!大哥,夜里不是见过了么?你想想,倘若畿辅一带的狗蛮子皆已装备如此可以爆炸之火器,加之京城城高池深,防御兵力又多,若无内应从里面打开城门,光凭王师往昔所采取的猛冲猛打之战发,又岂能轻易攻克京城?我等面前之山,并无城池,蛮明大军仅凭火器,便可以阻挡我军数日之久!若是天意使然,让我大清王师攻克京城,然伤亡数万将士,还有何能力可以顺势南下夺取大明万里江山?”

    通过这一战,多尔衮算是知晓了蛮明火器的厉害之处,可是比鸟铳与弓弩犀利太多了,八旗勇士身披两三层甲衣都防御不住。

    这还是在野战的情况下,换成是攻城战,只怕对方都损失不了几个人,己方的步兵大队就已经在城池下尸横遍地了。

    报纸上说蛮明的狗太子从仙界得到了老狗皇帝朱元璋的点拨,还有狗头军师刘伯温的真传。

    原本多尔衮是决计不信的,这就是个骗人的把戏,也就能诓骗一下没有头脑的蛮明百姓而已。

    然而在老铁山的大败,令多尔衮重新想起了自己在报纸上看过的那则消息,真要是如此,这狗太子决计不易对付。

    在如此小的年纪便造出了如此犀利的火器,绝非等闲之辈,以后千万要小心应对,再不能出现类似的失误了。

    说来也是己方上下轻敌所致,以为狗蛮子跟以前一样不堪一击。

    若无硕托与尚可喜这两路人马先行试探倒还可以理解,可知晓其经历之依旧犯下如此错误,连多尔衮都在深深的自责。

    “二弟,你是说王师此番入关凶多吉少?”

    阿济格也意识到这种爆炸式棒槌的强大威力,几乎是大清披甲兵的天敌克星,心里隐隐地预感到形势有些不妙恶劣。

    听了多尔衮的分析,觉得很有道理,也较为认同其看法。狗蛮子真如二弟预言的那般奸诈,凭借坚城,多用火器,王师当真是难以夺取。

    己方勇士刚冲到城下,对方扔一堆会爆炸的棒槌下来,没等登城便会有一群步兵被炸翻在地,这仗还怎个打啊?

    “倒不是没有攻克京城之把握,只是须看可否能够尽快攻破京城了,若是战事旷日持久,待各地蛮明王师纷纷前来!”

    多尔衮并非只担心火器一事,还要防范各地十几、二十万的勤王之师,这才是较为棘手的事情。

    在多尔衮看来,只要狗蛮子坚守不出,这京城一时半会都打不下来,而各地驰援而来的蛮明大军便会与大清王师正面遭遇。

    之前在辽西地区作战,王师可以将锦州团团包围,长期围困,就是想要围城打援,到了关内,这种办法也会管用。

    只不过……

    来援的蛮明兵力将会很多,因为王师围困的是蛮明的都城!

    二十万明军与二十万王师在旷野决战,多尔衮自然相信大清会取得决定性胜利。

    然而一旦对方装备了数万个这种会爆炸的棒槌,情况便会有所改观。

    王师就算取胜,也可能是赢得一场惨胜而已。

    五万个爆炸式棒槌炸伤十万大清勇士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跟这两天的情况相类似。

    大清倒是可以大量仿制此款结构简单的火器,只是精锐的八旗兵岂能等同于蛮子的?

    蛮明可以承受五万狗蛮子战殁的损失,然而大清决计无法承受一次就战殁一万八旗精兵。

    此番死伤两万有余,战殁不下五千,便已经让两白旗与两红旗伤筋动骨了。

    真要是战殁上万人,伤者只怕会高达四五万,只怕大清国本都要动瑶了。

    “各地蛮明部曲不来则以,倘若胆敢前来,定叫其有来无回!”

    多铎誓要报是役惨败给狗蛮子的奇耻大辱,此番是不谙狗蛮子的战法,待摸透了之后,便要杀得狗蛮子一败涂地。

    “哼!如此快便忘了硕托所部之败?”

    听了多铎的豪言壮语,多尔衮一点都不认可这个弟弟的说辞,只是举了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反驳。

    “……二哥,硕托所部须救援旅顺,狗蛮子可是在原地固守,故而才会偷袭得手。若是入关之后,我军原地固守,换成狗蛮子前来进攻,必然可以赢得一场大胜。”

    多铎认为硕托所部失败的原因都在于需要救援旅顺这点上,真要是不用救援,也就不会遭此一败了。

    更何况在入关之后,双方攻守互易,还可利用狗蛮子的战法,来个围城打援,让狗蛮子自讨苦吃。

    “爆炸棒槌此为其一,爆炸包裹此为其二,猛火油此为其三,若是蛮明太子还留有若干后手,我军又何以稳操胜券?”

    光是这三样物件,王师就已然是扛不住了,多尔衮觉得狗太子若是再放出来三样物件的话,那这仗就不用打了,一旦交锋,王师必然败北。

    “……二哥,狗太子真有后手?”

    二哥想来心思缜密,拥兵稳妥,如此分析之后,听得多铎也无言以对,甚至开始怀疑狗太子真的还藏有若干未曾露面的骇人兵器。

    “世事难料!我等出兵之时,可能预料到今日之遭遇?”

    多尔衮觉得此番遭遇是坏事,也是好事,起码能够及早得到了蛮明火器的战报,好早做打算。

    真要是入关之后再遇到,可决计不是今日这些伤亡数量了,规模必定会更大,让他们兄弟无法承受,甚至导致两白旗从此一蹶不振。

    “大哥?在思索何事?”

    多铎对此也是心有余悸,悻悻地看了看大哥阿济格,阿济格听得有些出神,也不表态,一直坐在那发愣。

    “啊?我在想是不是多报些战损,让我等兄弟带两白旗看家,皇上率两皇、两蓝、两灰、两绿这八旗,以及汉军四旗御驾亲征便可。”

    阿济格是人马损失最少的一方,不过也被狗蛮子的爆炸式棒槌给打怕了,这要是入关之后,各地的守军都装备了这等物件,王师攻城得死伤无数勇士。

    别人舍得伤亡那是别人的事,他可是不想让麾下这点人马再有折损了,斩获没多少,死伤可不少,决计是个赔本的买卖,万万做不得。

    “这……大哥!岂能因噎废食?”

    多铎不敢相信大哥如此胆小怕事,也难怪他们兄弟三人历来是由二哥拿主意,这大哥真是太窝囊了。

    “三弟,大哥所言不虚!我等刚刚折损大量兵马,万不能再吃败仗,当小心应对。此番入关,为兄也认同大哥之策,无非是少拿些银子而已,算不得甚子事情。”

    多尔衮可不想拿两白旗仅存的这些披甲兵再冒险了,一次打没好几千,哪那么容易迅速补充上来的。

    用金贵的旗兵的性命来换银子,那是傻子才干的事情,他们两白旗是决计不会如此行事的,实在犯不上为了一两百万两银子,而押上过万披甲兵的性命。

    此番王师入关,皇上若是能得一举夺得天下,哪怕是占据蛮明的半壁江山,也是天命使然,否则便说明他们兄弟小心谨慎是正确之举。

    多尔衮说不上哪里不对,总感觉有些异样,在没有想明白的情况下,谨小慎微起码能够少犯致命错误。

    两白旗输一次可以,输两次便要元气大伤了,看看现在的伤病满营的两红旗,那便是最好的例证。

    “好吧!”

    既然大哥与二哥都觉得要稳妥一些,多铎刚刚从两位兄长那里得到了一些兵力,也只能选择遵从了。

    不过想到豪格那个目空一切的大侄子的正蓝旗会被狗蛮子用火器一顿暴打,多铎的心情便又好了起来。

    这对父子时时刻刻想要削弱两白旗,此次入关便会见分晓。

    到底看你们的命硬,还是两白旗的命硬!

    一旦皇太鸡死在关内,那多铎便打算将自己的二哥推上皇位,登基称帝!

    至于大阿哥豪格,那就是个没脑子的匹夫而已。

    让他当皇帝,岂不是要让大清自取灭亡了?

    在多铎眼里,除了莽古尔泰之外,就要数豪格是个废柴了。

    皇太鸡老谋深算,怎么会生出豪格这么个玩意呢?

    该不会不是亲生的吧?

    哼哼~!

    若硕托不是代善亲生的,那豪格应该也不是皇太鸡亲生的……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