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五百九十五章 误会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书接上回。

    “咚咚咚……”

    等杨英他们来到潼关面前之后,潼关里面立刻传来了一阵激烈的鼓声!

    杨英见此,瞳孔一缩,猛的一挥手中的大刀,大声吼道:“整军备战!!!”

    “哒哒哒……”在听到杨英的命令之后,他麾下的那一千骑兵,立刻便驾驭着战马来到了杨英的身后,排起了箭矢阵。

    正在杨英麾下排兵列阵的时候,大部队却是出了岔子,只听……

    “敌人杀来了,快跑!”

    “家主呢?家主在哪儿?”

    “快跑啊!!”

    “驾!!”

    吴氏家族的人在听到鼓声之后,立刻就混乱了起来!

    其实这也不怪他们,因为他们在长安城的时候,就一直提心吊胆,生怕董卓剿灭了他们。

    自从出了长安城之后,他们的心情颇为放松。

    但是在听到这战鼓的声音之后,又让他们想起来在长安之时那提心吊胆的生活,所以,他们瞬间就害怕了!

    他们再也不想过那种生不如死的日子!

    而人在害怕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所以,那些赶车的马夫,现在也顾不得听从家主的命令,只顾着赶着马车,朝着远离潼关的方向疯狂的撤去!

    “混账!!”吴氏族长在见到此种情况之后,勃然大怒,大声的吼道:“谁在敢胡乱逃窜,杀无赦!!”

    “驾!!”说完之后,吴氏族长一催战马,朝着大部队疯狂冲去。

    并且,在冲刺的过程之中,吴氏族长放开了马缰,从腰间拔出了宝剑,脸带杀气的看着混乱的人群。

    “吁……”

    “稀溜溜……”虽然大部队的人马非常的混乱,但是他们还是,勉强听到了吴氏族长的叫喊声。

    而吴氏族长在吴氏之中确实拥有不小的威望。

    所以,那些马夫便纷纷的停下了逃窜。

    而有几个离的远、没有听到吴氏族长话语的马夫,却依然驾驭着马车朝着远处跑去。

    吴氏族长看着向远处逃窜的那几辆马车,大声的吼道:“回来!滚回来!”

    “驾……”

    “咕噜噜……”那几个马夫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只顾死命的抽着拉车的马,朝着远处疯狂的逃窜而去。

    “混账东西!!!”吴氏族长见此之后,被气得满脸通红!

    虽然他有心让人去将这几辆马车追回来,但是他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稳住大部队。

    所以,他恨恨的咬了咬牙之后,对着混乱不堪的大部队吼道:“你看看你们笑是什么样子?

    现在的你们像是打了败仗的败兵!哪有一点儿世家之人的气魄?!

    敌人还没有攻过来呢,你们就这番模样,如果敌人攻过来了,那你们岂不是要缴械投降?!”

    在痛骂了一番之后,吴氏族长立刻对着大部队指挥道:“一群混账东西!赶紧给某家排兵布阵!

    所有人从马车上下来,将马车围在外面,堵成一道简易的城墙!

    族中的老弱妇孺全部都躲在“城墙”的后面。

    所有能拿得动刀剑的人全部站出来保卫大家!

    另外,某家需要两三百个弓马娴熟的人,骑上那些拉车的驽马,跟随某家去支援骠骑将军的使者。

    诸位,我吴家的列祖列宗正在天上看着我等,我等绝对不能给列祖列宗丢人!!!”

    吴氏家族终归是经历过战乱的家族,应变能力非常的不凡。

    所以,他们在经过短暂的混乱之后,立刻便平静了下来。

    随后,他们按照吴氏族长的吩咐,将马车全部都围成了一个大圆圈,将族中的老弱妇孺全部都围在了正中央。

    而紧靠“城墙”的,就是那些上了年纪,却还有一战之力的半老之人!

    可是他们种紧紧的握紧了手中的兵刃,死死地盯着远方,一脸的决绝之色!

    虽然有些人腿肚子都在打哆嗦,但是他们却并没有逃跑,而是强逼着自己站在原地,保卫着身后的老弱妇孺!

    在此之后,更是有数百个热血之人骑着卸下来的驽马,来到了吴氏族长的面前。

    随后,有一个看起来像是领头的人对着吴氏族长,深深的一礼之后,大声的说道:“我等愿意跟随族长去支援骠骑将军的使者,请族长下命令吧!”

    吴氏族长闻言,欣慰的点了点头之后,大声的赞赏道:“好,不愧是我吴氏的大好儿郎!”

    随后,他对着赶过来的吴氏长老小声的说道:“如果事有不谐,你立刻带着族中的老弱妇孺从小路向洛阳方向逃跑,能跑几个是几个!

    如果某家战死,那你到了洛阳之后,便奉久儿为族长!”

    吴氏长老在听到此言之后,瞳孔一缩,看了看四周,小声的回应道:“要不然我们现在就跑吧!

    骠骑将军的使者麾下还有一千骑兵,总能拦住敌人一会儿。

    只要我们现在逃跑,说不定还能全身而退!”

    “混账话!”吴氏族长在呵斥了一句之后,没好气的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我使者带骠骑将军那里的地位?!

    如果我们真的抛弃了使者,骠骑将军一定不会放过我们!

    就凭骠骑将军的势力,就算是我们藏到天涯海角,骠骑将军也一定会让我们抓回来重重的处置!”

    说到这里之后,吴氏族长摸了摸自己还在渗血的断臂,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事到如今,也只能用我等的鲜血来博得骠骑将军的好感了。

    只要我等战死在这里,骠骑将军一定会善待我吴氏家族的老弱妇孺。

    而现在,久儿已经在洛阳城,非常的安全,我等也不怕绝了后嗣。

    所以,即便是某家在此战死,我吴氏家族也依然能够传承下去。

    既然如此,某家何惜此身?!”

    说到这里之后,吴氏族长见吴氏长老还要反驳,皱着眉头大声的呵斥道:“好了!你就不要多说什么了,按某家的意思去做吧!”

    说完之后,他转过头,对着那自觉走出来的三百热血青年大声的吼道:“尔等怕死吗?!”

    “我等不怕!!!”

    “哈哈哈……”吴氏族长听到这些人的话语,立刻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用独臂指了指自己之后,说道:“你们不怕,但是某家怕!

    某家不是怕自己死,而是怕你们死!

    你们皆都是我卒中的精英!

    一旦你们死了,那我吴氏家族立刻就会元气大伤!”

    说到这里之后,他话语一转,道:“但是,事到如今,怕也没有什么用了!

    我等总不能让我吴氏家族中的老弱妇孺上战场吧?!

    不过你们放心,在某家倒下之前,绝不会让你们损失过重!”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振臂一挥,大声的吼道:“众子弟!随某家为我吴氏家都杀出一个未来!!”

    “驾!!!”说完之后,吴氏族长便一催战马朝着杨英的方向冲去。

    “杀杀杀……”吴氏那三百骑士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立刻便热血沸腾起来,大喊三声杀之后,便跟随着吴氏族长冲锋而去!

    “哒哒哒……”大部队距离杨英所在的地方非常近,所以还没等他们的马速完全提起来,就已经来到了杨英所在的地方。

    等吴氏族长来到了杨英的身前之后,杨英转过头,看了看吴氏族长身后的那些骑兵,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没想到在世家之中还有你等这些热血男儿!

    此事过后,某家一定向主公为你们表功!”

    吴氏族长闻言,苦笑了一声之后摇了摇头说道:“表功之事还是日后再说吧。

    现在情况如何?敌人到底是谁?”

    杨英在听到吴氏族长的问言之后,皱着眉,满脸疑惑的摇了摇头,说道:“某家也不知道?”

    “额……”吴氏族长闻言,立刻愣住了,随后他满脸无语的看着杨英说道:“怎么会不知道?看城墙上的旗帜,不就知道对方是哪方人马……”

    吴氏族长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看向了城墙上的旗帜。

    但是在看到旗帜之后,他立刻愣住了,因为旗帜上撰写着一个大大的“李”字!

    见到这个字之后,吴氏族长说不下去了,因为在这方圆千里之内,姓李的人之中,也只有李知才有能力接管潼关!

    此时,吕布也拨马走了过来,呆呆的看着城墙上的旗帜。

    随后,他转过头满脸疑惑的对着杨英问道:“使者,这是怎么回事儿?城墙之上怎么打着骠骑将军的旗号?

    难道敌人是想用此来迷惑我等?”

    说到这里之后,还不待杨英回答他便自问自答道:“这也不可能!

    如果敌人真的是想用骠骑将军的旗号来迷惑我等,那他为什么在我等刚到这里的时候,便立刻击鼓迎战?

    把我们骗进城去之后再围剿我们岂不是更好?”

    杨英闻言,挠挠后脑勺,满脸疑惑的摇摇头,说道:“某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按理说,这里已经被主公接管了,不太可能被别人抢了去,但是如今却……”

    说到这里,杨英颇为烦躁的摇了摇头,一挥手中的大刀,狠狠的说道:“算了,不管是谁,我等先去叫叫阵再说吧!”

    做完之后,杨英便拨马向前,用大刀一指城墙,对着城墙上大声的吼道:“城上主事之人出来答话!”

    “夸夸夸……”城上的士卒在听到杨英的喊话之后,立刻井然有序的分开了一条道路,让一员大将走到了城墙边。

    随后,那员大将提着手中的大斧,对着城下的杨英大声的吼道:“呔!来者何…额…伯雄?!怎么会是你?!!!”

    “……”杨英看到城墙上的徐晃之后,立刻便愣住了,过了许久之后他才结结巴巴的问道:“公…公明兄,你叛变了?”

    “呸!”徐晃听到杨英的话语,脸色一变,吐了一口唾沫之后,说道:“你才叛变了呢!”

    杨英闻言,挠了挠后脑勺之后,指了指城墙上正在敲响的战鼓,没好气的问道:“你竟然没有叛变,那为什么会这么做?

    难道你不知道,某家现在乃是主公的使者,代表的是主公?!

    你对某家出手,就相当于向主公出手!

    你这么做,除了叛变之外,某家想不出别的理由!”

    “这……嗨!”徐晃在听到杨英的话语之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叹了一口气,大声的说道:“算了,你进来之后某家再向你解释吧!

    你等着某家这就给你开城门。”

    说完之后,徐晃便急匆匆的朝着城下跑去。

    杨英见此,转过头,哭笑不得的对着我吕布和吴氏族长说道:“看来这只是一场误会罢了。”

    吕布在听到杨英的话语之后,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说道:“使者,不能这么仓促的下结论!

    说不定这一切都是那徐晃的诡计!”

    “诡计?”杨英在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挠着后脑勺,满脸不解的问道:“什么诡计?”

    吕布看了看城墙上的那些士卒之后,面色阴沉的说道:“他可能是想将我等引进城去,然后围而杀之!”

    “哈哈哈……”杨英在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立刻大笑了起来。

    吕布见此,眉头一皱,不悦的问道:“使者为何发笑?”

    杨英闻言,一边笑,一边使劲的摇了摇头说道:“吕兄太过杞人忧天了。

    徐晃在很早的时候就跟随了我家主公,我家主公一直待他不薄,他不可能会背叛我家主公的。”

    “那可不好说!”吕布摇了摇头之后,满脸凝重的说道:“事实无绝对,我等不得不防!”

    杨英闻言,停下了笑声,看了看吕布之后,问道:“某家问你,你打得过关羽吗?”

    “当然!”吕布闻言,点了点头之后,满脸桀骜的说道:“当初,某家还没有增强实力的时候,就能打得过已经增强实力的关羽。

    而如今,某家在增强了实力之后,有把握在百招过后就能打败关羽!”

    “那你还担心什么?!”杨英闻言,不无嫉妒的白了一吕布一眼之后,说道:“徐晃在关羽手中走不了一百招。

    如果他和你对上,恐怕在一二十招之内就会被你打败!

    而等一会儿,他在为我等打开城门之后,一定会跟在我等的左右。

    如果他真的叛变了,那你我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能将他拿下!

    到时候,我等用他做人质不就能逃出城去了吗?”

    吕布在听到杨英的话语之后,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小声的说道:“就怕他在为我等打开城门之后,不跟在我等的身旁。”

    “好了,不要再说了!”杨英闻言,皱着眉头呵斥了一句之后,说道:“你和公明兄日后是同僚,不要因为这事而闹僵了!”

    说完之后,杨英对着吴氏族长嘱咐道:“吴家主,今日之事你就让它烂在心里吧,不要告诉公明兄,可否?”

    吴氏族长闻言,微微的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某家刚才在想日后入洛阳的事情,并没有听到你们之间谈什么。”

    杨英见吴氏族长如此的识趣,赞赏的看了他一眼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吕布听到的话语之后,满脸不服气的说道:“可是……”

    “没有可是!”杨英还没等吕布说完就呵斥了他一句,满脸不悦的说道:“你可知道,当初公明兄就是因为受到世家的迫害,所以才丢了官。

    其后,如果不是我家主公的赏识,他也不可能有如今的这种地位!

    所以,公明兄非常的痛恨世家,不可能为世家之人所用!

    而现今天下,所有的诸侯大都是世家之人。

    除了世家的势力,也就剩寒门了,而寒门的首领就是我家主公的好友孟德公!

    除此之外,也就只有董卓能勉强的引诱公明兄了。

    但是,你觉得公明兄是个傻子?他会看得上如同日落西山般的董卓?”

    吕布在听到杨英的这番话语之后,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因为经过杨英这么一说,他突然就发现,现今天下,好像还真没有什么势力能够引诱李知的麾下。

    因为李知就是天下第一大势力!

    “呼……”吕布在发现这一点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他之所以如此针对徐晃,倒不是他们之间有什么私仇,而是因为他被董卓的背叛给吓怕了。

    他现在正是敏感时期,不会轻易的相信任何陌生人,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小心谨慎。

    而在听到杨英的这一番话语之后,他总算能松了一口气。

    不过,通过他紧握着方天画戟的手,就可以看出,他还没有完全的放下警惕心。

    正在他们说话的功夫……

    “吱…呀……”一声,潼关的大门被缓缓的打开了。

    大门打开之后,徐晃立刻就骑着战马,极速的朝着杨英的方向奔来。

    “呼……”吕布见到徐晃出来之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既然徐晃能单人独马的出来,那就证明他心中没鬼。

    “哒哒哒……”

    “吁……”

    “噗通!”徐晃翻身下马之后,立刻来到了杨英的身前,拱手一礼之后,苦笑道:“让伯雄受惊了,实在是抱歉!”

    “无妨”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徐晃的杨英,听到此言之后,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赶紧让我等进城吧。

    吴氏家族愿意全族投靠主公,现在也跟某家一起来到了此处。

    他们刚才受了些惊吓,你还是先将他们安顿好之后再说吧。”

    徐晃闻言,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一旁的吴氏族长拱手一礼道:“此事乃是某家的不对,请吴家主恕罪。”

    吴氏族长闻言,赶忙上前一步一把拖住了正要下拜的徐晃,连连说道:“将军不必如此,不必如此!”

    说到这里之后,吴氏族长怕徐晃还要道歉,所以便立刻转变话题,问道:“徐将军,我等又没有见过面,你是怎么认出某家的?”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