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诸天武侠之旅 > 第一章:倒霉的“邪阳魔君”!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滴答!滴答!滴答!

    李晏尚未睁开眼睛,便听到了滴水声,一刻不停,回荡在自己耳边,时间一长了,简直叫他心中发毛。

    “这是哪儿?”

    李晏终于睁眼,入目所及,乃一封闭石室,幽暗无光,石室一角,正不断滴落乳白色水滴,水滴散发奇特韵律波动,仿佛压制着什么东西,似有若无,便是李晏也难察觉。

    这一次穿越后落脚的地方,怎么有些不一样?

    李晏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石室光滑,上面雕刻了许多壁画,虽则石室内幽暗无光,本来看不清楚任何物事,奈何李晏修为高深,一双眼睛,纵然最深沉地黑夜,亦可视物。

    “还有……”李晏低头,看了看自己屁股底下,是一块棺木,棺盖侧翻在地,他人则坐在棺中,仿佛刚复生而来的亡者。

    “我是到了一间墓室中?墓主人是谁?这又是怎样一个世界?那古怪水滴,究竟因何而存?”

    李晏只觉脑子里一连串的问题,得不到解答。

    “嗯,先离开了棺材再说,坐在别人棺中,不太合适。”李晏暗道,正欲起身离开,忽然心头一跳,生出了浓郁不详之感,耳畔水滴声骤然急促了起来。

    嗡……

    一圈乳白色光晕,自滴水处发出,照亮了墓室,束缚住李晏,宛如万里大山压顶,叫他脱身不得,无法离开棺材。

    “嗯?”李晏蹙眉,半站起来的身子,一时不察,竟给乳白色力量压回了棺材中去,发出咚的一声响,棺材却并未有任何裂缝,似乎棺木质地不俗,极其坚硬。

    “这不是一个单纯墓室,而是封印场所?而且这封印力量……很强,恐怕超出了外景境!!”李晏脸色有些难看,瞧了瞧棺材内部,仅有一块黑色痕迹,不知是什么东西。

    他看了看墓室一角处那正自滴落的乳白色水流,眉头紧皱,适才那封印力量,便是从那地方散播而开,覆盖了墓室,束缚着他,难以挣脱,无法离开这一具棺材。

    谁人留下的封印?

    李晏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自己这一次穿越后落脚的地方,究竟是哪一个的墓室,为何会出现他人封印力量,束缚着死者?难道是担忧墓主人死而复苏,祸害人间?

    李晏想要知道的更多一些,但他又非附体穿越,翻阅不了墓主人记忆,简直两眼抓瞎,一问三不知。

    不得不说,他这一次的处境,有些糟糕。

    “到了这世界中来,也不给一个说明。”李晏揉了揉额头,感觉有些头疼,忽然他想起来一件事,人就坐在棺材中,因可怕封印力量,暂未用蛮力冲撞封印。

    他侧首扫视,墓室墙壁上,不知由谁人留下了许多壁画,或许会对他有一些帮助。

    李晏看了看,壁画似乎从最右边开始,快绕了一圈,然后到滴水处结束。

    于是,李晏按捺住一颗心灵,从右到左,细细阅读。

    “真倒霉……”好半晌,李晏才看完了壁画,摇摇头叹道,他说的不是自己倒霉,而是墓主人。

    壁画中描述了墓主人生平。

    此墓主人,唤作“邪阳魔君”,乃赤县神州旁门左道之士,自一介散修崛起,后来连破纳气九重天、养神六重天,臻至还虚第三重天,被誉为赤县神州还虚第一!

    这一个世界,名唤赤县神州,上有中原、南疆、北漠三地,外加东海、西海,这便是众生万灵生存繁衍之地了,根据壁画上记载,赤县神州之外,寻常修道士,根本去不了,就算真有天大运气,去了赤县神州外面,却也无法存活,唯有还虚之上的成真境仙人佛陀魔神,方可往来赤县神州内外。

    赤县神州,修道士伊始,名唤纳气境,共分九重天,此乃扎实根基的境界,不值得一提,据李晏自己估测,纳气九重天,或许对应主世界中后天境、先天境。

    纳气九重天后,则是养神境六重天。

    如同主世界中内景境须开辟泥丸宫一般,赤县神州养神境,亦有神异之处,所谓养神,便是温养元神。

    简言之,唯有修出了元神,方可达至养神境六重天。

    元神,乃赤县神州独有,养神境修道士寿元尽了,亦或遭受重创,伤及根本,便可兵解转世,用来世弥补缺憾,当然,轮回转世,自有蒙昧前尘之危险,此时,便需要亲近之人,或亲属,或师门长辈、弟子门人等,前去渡他,再修成仙法门。

    养神境,神异乃元神,主世界中内景境,则有泥丸宫神异。

    养神境六重天后,名唤还虚境三重天,对应主世界中外景境。

    还虚修道士,初步接触天地之间的道理法则,可称真人、魔君、菩萨等,此墓主人,唤作“邪阳魔君”,生前便是一位还虚境三重天的大修士,世人尊为“还虚第一”!

    最后的成真境,则是赤县神州最后一个修行境界,或许对应了主世界中天人级数,成仙做祖,或尊仙人,或曰佛陀,或号魔神,实乃赤县神州千百年间也不一定有着一位的超级强者,住世长存,亘古不老,视若等闲。

    镇压封印了“邪阳魔君”的哪一位高手,便是成真境仙人,比肩主世界中天人级数,自号南极仙翁,久居东海,于数千年前镇杀“邪阳魔君”,感念魔君之威,曾是还虚第一,故而留下了一个墓室,并挥手雕刻了诸多壁画,用以记录“邪阳魔君”事迹,以免后世人遗忘了这一位当时的还虚第一。

    南极仙翁,乃玄门七仙之一,“邪阳魔君”虽称魔君,其实并非邪宗魔门之人,实乃旁门左道之士,算不得正道,却也不是魔道,按理来说,南极仙翁不会自降身份,对“邪阳魔君”出手,怎奈叛徒一出,通风报信,“邪阳魔君”又往何处走?

    壁画上记载,南极仙翁得了一人传讯,方才截下“邪阳魔君”,将之镇杀于此毒火山——“邪阳魔君”坟墓所在地——而那传讯者,南极仙翁备注了几个字:“‘邪阳魔君’徒五毒大宗”。

    亲近徒弟背叛,“邪阳魔君”如何活得下去?没有南极仙翁,那也会有其他仙人佛陀,镇杀了“邪阳魔君”。

    只能说“邪阳魔君”疏忽了防范,导致徒弟五毒大宗背叛,招致灾祸,实在倒霉,却又可怜。

    “邪阳魔君”其实并非伤天害理之人,即便作为玄门七仙之一的南极仙翁修筑坟墓,亦未故意抹黑,由此可见“邪阳魔君”生平为人。

    “不过,若‘邪阳魔君’并非那种屠戮无辜之人,南极仙翁为何会听信了叛徒五毒大宗传讯,截杀‘邪阳魔君’呢?”李晏敏锐地察觉到一个关键点,而关于出手缘由,南极仙翁留下壁画时,不曾多做说明。

    李晏心说其中或许存在了不少猫腻,不足为外人道也。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