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梁武帝的天下大同 > 第三百一十九章:萧衍怀疑太子的野心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太子殿下啊!咱们可以让陛下禅位给你啊!”东宫管家心甘说。

    “心甘。不要乱说。父皇这是在试探孤啊!若是孤答应陛下了。可就完了啊!”太子萧统哭道。

    “没用的太子!”太子太傅朱异吼道。

    “孤本来就是废物啊!孤不想做太子啊!”太子萧统哭道。

    “你不想做太子。对得起咱们吗?对得起辅佐你的各位臣工吗?他们为了保护你,可是操碎了心啊!太子殿下啊!”太子太傅朱异吼道。

    “可是孤真的不堪造就啊!”太子萧统哭道。

    “太子殿下。你千万不能自暴自弃啊!”太子太傅朱异哭道。

    “自暴自弃吗?孤本来就是废物呢?父皇一直对孤不放心啊!父皇根本不是真的想要让孤监国啊!”萧统哭道。

    “是吗?真的?怎么会呢?陛下一向对您寄予厚望的啊!”太子太傅朱异说。

    “寄予厚望?你确定吗?不是其他的问题吗?”萧统问道。

    “不是。陛下也是在考验你啊!若是您表现不好,可就危险了啊!”太子太傅朱异说。

    “陛下若是废了孤的太子之位。孤可就笑死了!”萧统说。

    “笑死了?若是殿下废黜太子之位,恐怕就没有机会活下去了啊!”太子太傅朱异说。

    太子萧统突然吓得心惊胆战,他想起了从前恐怖的事情:

    “孤不做太子了!”萧统说。

    “太子殿下,您真的要去民间吗?”太子妃蔡瑶问道。

    她心想:太子殿下太狠了!这下子可就危险了!太子若是去了民间,恐怕死得连渣都没有了!

    “要。本宫不想做太子了!太子太累了!”萧统说。

    太子妃蔡瑶说:“若是你不做太子,你的兄弟就会去做。到时候,你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太子萧统继续说:“是吗?那又如何呢?天下萧姓是一家啊!”

    萧统想起了从前:

    丁贵嫔在冷宫内,弹着《凤求凰》。

    母亲常氏听到琴音,开始落泪。

    她心想:女儿若是继续如此下去,太子殿下的位置恐怕也是岌岌可危啊!

    怎么办呢?

    老身也要想办法让她重新振作啊!

    “女儿,你就不用弹了。陛下是听不到的!”常氏说。

    “娘,我是不是弹给陛下听的。我是弹给自己听的!”丁贵嫔无奈道。

    常氏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心想:怎么可以让陛下对我的女儿回心转意呢?

    此时,萧衍正在独宠阮令赢。

    他把阮令赢抱在怀里,看着她那滑如凝脂的肌肤。

    他对阮令赢说:“爱妃啊。为什么,朕以前就没有发觉你是如此娇艳欲滴呢?”

    “是啊!陛下,您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为什么呢?”阮令赢问道。

    “看来,朕需要好好享受后宫了。过去,朕实在是太过于醉心于朝政了。没有想到,天下的美人都被朕给冷落了!”萧衍感慨道。

    他抚摸着阮令赢的脸颊,心想:这脸蛋就如同棉花糖一样柔软!

    “额……只要陛下开心就好!咱们妃嫔的使命就是让陛下开开心心的,做天下最幸福的男人!”阮令赢微笑道。

    萧衍心想:朕这样终日与阮令赢醉生梦死,是不是有做昏君的征兆了呢?

    但是,朕确实不喜欢处理朝政了。朕把自己弄得那么累,干什么呢?大臣们都没事做了!

    第二天天亮,萧衍就去上朝了。

    阮令赢看着萧衍的背影,心想:陛下确实不是本宫一个人的!

    他毕竟不是萧宝卷那样的昏君。所以,也就不能指望他全身全意对本宫了!

    阮令赢起身了,侍女小阮给她梳头……

    “娘娘。最近,陛下又宠幸您了!”侍女小阮说。

    “是吗?那是因为丁充华有身孕了。所以,本宫才有机会的!”阮令赢说。

    “娘娘,如今丁贵嫔虽然失宠了。但是,奴婢听说,陛下毕竟是一个老好人。所以,她还是可能翻盘的!”阮令赢戴上了金耳环,说。

    阮令赢的崛起,即将再度掀起惊涛骇浪!

    “娘娘,放心吧!奴婢在宫中有眼线。就算丁贵嫔再度得宠。她的妹妹丁充华也会杀了她。然后,咱们再除掉丁充华。”小阮说。

    阮令赢心想:侍女小阮心思如此缜密。她也是本宫的威胁啊!

    “小阮,你也可以侍奉陛下吧?”阮令赢试探道。

    小阮突然变得忧虑了,她的眼神变得迷离和忧伤了!

    “娘娘,奴婢只是希望一辈子侍奉娘娘您。而不希望伺候陛下!”小阮说。

    “是吗?本宫就不信了。天下居然还有人不想伺候陛下的。陛下是天下最尊贵的人!”阮令赢说。

    “娘娘,要是说实话。奴婢其实是想。但是奴婢怕对不住娘娘您啊!”侍女小阮说。

    “对不住。放心,不会的。可以的。咱们还可以相互照应呢!”阮令赢说。

    “不,娘娘,奴婢不敢做陛下的妃子啊!”小阮说。

    再说萧衍,他在皇宫内,召见了朱异。

    “陛下,您召见微臣有何事呢?”朱异问道。

    “没有什么事情。朕就是希望让丁贵嫔复位。她本来就是太子的生母。”萧衍说。

    “微臣就不明白了,后宫的事情,陛下怎么需要问我呢?”朱异问道。

    “也不是要问你。朕是觉得,直接做这件事情。太突兀了!朕宠幸阮令赢就是障眼法。想要看看,后宫有谁要谋反!”萧衍说。

    “莫非陛下也发现了,咱们梁国有内鬼了吗?”朱异问道。

    “是啊,朕还觉得这个内鬼和后宫关系密切。可以给魏国提供情报!”萧衍撸着胡须说。

    “陛下,微臣也察觉了,咱们梁国有内鬼!而且此人位高权重。屡次陷害陈庆之,丁贵嫔,还有太子殿下。”朱异说。

    “朕早就发现了。所以才故意陷害陈庆之,朕就是要让梁国的内鬼们自露马脚!”萧衍说。

    “陛下难道认为内鬼还不止一个吗?”朱异问道。

    “是啊,内鬼有很多。而且,大多数是梁国的开国元勋。他们为了攫取利益,可以吃完梁国,吃魏国,甚至吃柔然,吐谷浑,高句丽。”萧衍说。

    “但是微臣觉得若是贸然处置内鬼。容易动摇梁国的江山社稷啊!”朱异说。

    “爱卿,这你就错了啊!朕觉得,不是这样。若是放纵内鬼们,咱们梁国恐怕会灭亡!”萧衍说。

    “陛下,您这就错了。魏国的皇帝明明知道元澄私通柔然,甚至私自扩充武装。还可以装不知道。装聋作哑也是需要能力的!”朱异说。

    “朕觉得,处置内鬼的事情,可以交给爱卿你去办!”萧衍说。

    “遵命,陛下!”朱异说。

    他心想:太好了。我总算是大权在握了啊!!

    萧衍心想:朱异啊!朕不知道你到底是朕的奸臣还是能臣啊?不过,朕有了他,也可以不用操心了。就算他是奸臣又有何妨呢?

    再说魏国那边,尔朱荣的未婚妻北乡公主。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