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还看今朝 > 第八卷 第一把九十三节 先行者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都到了这种阶段了,沙正阳怎么可能去企业上?要去早就该去了。

    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沙正阳都只是关注过,但是却从未认真考虑过去不去的问题。

    两方面因素决定了他不会去企业,而只会继续在体制内奋斗。

    一方面是企业毕竟涉及面太窄,再大的企业也不过几万职工,对于已经执掌过关乎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百姓生计发展的沙正阳来说,这种成就感的确太薄弱了,或许可以在某个领域做到极致,如同前世二马王许任那样,但那种满足感对与沙正阳来说还是欠缺了一些。

    另一方面是他觉得自己哪怕是在体制内,也一样可以给予自己现在已经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几家企业以指引点拨了,一样可以发挥出这些方面的影响力,所以这个时候舍弃这么多年的努力拼搏所取得的成绩去另寻新路,智者不为。

    所以自己最终只能在现在的道路上努力前进,只是这条路现在似乎已经由由不得自己了,自己想要寻求突破,在以往,自己还可以想方设法寻找一些突破点和亮点来加深领导印象,提升自己在领导心目中的存在感,进而在合适的机会下向前一步。

    但现在,这似乎已经到了一个瓶颈了。

    自己年龄、工龄、党龄,甚至工作经历都成了一个抹不掉的短板,再怎么说自己绝才惊艳出类拔萃,但是短短十二年时间,自己从一个科员走到正厅级领导干部,都显得有些太出挑了。

    拿一些领导的话来说,自己需要一些时间和经历来慢慢沉淀一下了,这有助于自己日后的成长。

    事实上沙正阳也认可这一意见,当然前提是自己没有前世记忆的话,自己这样的情形肯定是需要慢慢沉淀积累磨砺一下了,可可自己真的就是一个不一样啊。

    让自己继续在这个组织部长位置上干两三年,沙正阳心里真有些不甘,不是说这个位置上的工作就是按部就班了,但对自己来说挑战性就的确少了点儿,沙正阳觉得有·有点儿浪费了。

    与其在这里耽搁,沙正阳真的觉得自己不如跳出去,哪怕情况恶劣一些,比如去蒲池、安襄或者郧州这类落后地区去当专员市长,他都觉得值得,起码能够为这些落后地区的面貌尽一份力,也算是得偿所愿。

    但自己在汉都市委组织部长位置上时日尚短,而到这些地市担任地委I书记或者市委I书记又明显资历浅了一些,担任专员市长又不符合常例,这就很为难了。

    所以怎么看,自己似乎都应该继续在汉都呆下去,而且恐怕还是一年半载。

    “总感觉部长您这一段时间情绪都不是很高,也不知道是不是的错觉?”卢雅的到来总能让沙正阳心情好一些,不过敏锐的卢雅还是觉察到了沙正阳的一些情绪变化。

    “嗯,卢雅,我都这么尽力掩饰了,但还是被你发现了,还是你了解我啊。”沙正阳摇摇头,目光却没有多少变化,“是有些感触,倒也说不上什么情绪不好,嗯,或许是前一段时间工作上过于投入,现在略微放松一些,所以就感到有些不太适应了吧。”

    卢雅笑了起来,“部长,一张一弛,乃文武之道,这还是您经常和我们说的呢,怎么放在您自己身上就不灵了么?您忙录一段时间之后,也一样需要休息啊,对了,箬笠要生了吧?你也可以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来调整一下自己啊。”

    “嗯,快了,预产期大概在正月十五左右。”提起自己的孩子,沙正阳心情要放松许多,“你说的也对,我也正好可以请假休息一下,去年我可真的是加班太多,而补休却是一天都没有。”

    “那您得理直气壮的向茅书记和郎书记请假啊,机器也得要有停下来上油的时候呢。”卢雅连连点头。

    “嗯,你到湖滨也这么久了,湖滨的情况怎么样?”步入正题,沙正阳对湖滨的情况还是很关心的,这里是未来汉都市的一个核心区——CBD中央商务区的所在,也相当于未来汉都市的心脏。

    “总体来说不错,赵书记很有魄力手腕,做事也很有条理分寸,各项工作推进都很到位,不愧是全省优秀区县长。”

    卢雅评价很客观公正,赵占涛在锦城的口碑就不错,到湖滨之后也沿袭了他原来的作风,民主和集中这个尺度把握很好,把整个区委区府班子的工作积极性都带动起来了。

    赵占涛是1998年首届汉川省十名优秀县(区、市)高官、县(区、市)长当选人之一,按照汉川省委省政府的意见,每隔五年评选一届全省优秀县(区、市)高官、县(区、市)长,用意也就是激励鼓舞广大干部向优秀学习,工作中奋勇争先。

    “我们湖滨2001年的经济增长排在全市第三,在四个主城区里边排在第一。”

    卢雅的话把沙正阳逗乐了,“卢雅,你这脸皮够厚啊,一个主城区就把高新区、经开区和饮马区全部给排除在外了,如果把这三家加上呢?排第几?”

    “沙部长,您这说话就不公正了,高新区和经开区没有社会事业发展这一块,单纯的搞经济工作,谁能和他们比?”卢雅也不示弱的反驳:“我说的全市第三,是把饮马区算进去了的,除了饮马和银台,驿城都没有能赶上我们,这难道不是我们努力奋斗拼出来的?”

    “好吧,那就不算高新区和经开区,那今年呢?”沙正阳也不和对方争执,“还能保持第三么?”

    “有难度,但我们也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卢雅声音提高了一些,“我们知道驿城很不服气,华阳和金江调整之后肯定要发力,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觉得华阳和金江或许要明后年才能对我们构成威胁,今年我们还是重点和驿城拼,西都和碑堰呢,看吧,看能不能出黑马,总之我们是有信心的。”

    “怎么,没把津县纳入竞争对手?”沙正阳再问。

    “唔,津县的确不好说,今年煤炭市场复苏,可能对津县、宆山这些资源县经济有很大提振,但是如果他们只把希望寄托在这上边,我觉得他们未来的发展前景也有限。”卢雅淡然道。

    “哟呵,口气很大啊。”沙正阳笑了起来,但卢雅的确看得很准。

    像津县和宆山这一类资源县,或许会在今后几年里有一个不错的表现,但如果依赖于这类资源采掘产业的话,十年后就要举步维艰了。

    秦都在朱凤厚的主导下大踏步转型,但汉都这边的津县和宆山却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正在为煤炭市场复苏沾沾自喜。

    这一点沙正阳和吕宗平提起过,但像津县和宆山这类县份一时间也找不到更好的产业来转型,而且即便有,面临汉都市内其他县份的竞争,恐怕也是没多大机会,所以说易行难,很不容易。

    “不是口气大,湖滨是未来金融核心区,现代服贸核心区,没有理由去和津县这类郊县比较,您不是也在大会小会上提么?咱们汉都市要对标上海、深圳、苏州这类沿海城市,上海的陆家嘴已经熠熠生辉,深圳正在谋求规划建设的福田CBD,广州的珠江新城,都已经先行一步了,我们湖滨新区就是冲着这个来的,就是要打造成为我们汉都的朝阳加陆家嘴,但市里边不能光是嘴里喊着要打造CBD中央商务区,但是动作上却迟迟跟不上,……”卢雅话里话外开始表明自己的来意。

    沙正阳回过味来,“卢雅,我还以为你这是专门在年前来给我拜年呢,原来这是来游说啊,谁说市里边没有动作了?市里边对你们湖滨支持还不够?”

    “当然不够!”卢雅理直气壮的反驳,“看看下半年市里边对高新区和经开区的支持力度,对饮马区的投入,我们湖滨连他们一半,甚至三分之一的力度都没享受到,难道这是一个想要打造中央商务区的气象么?”

    “哟,看样子你真的是来兴师问罪啊,不对啊,这该是赵占涛和陶克林的工作才对吧?怎么也轮不到你一个分管党群工作的出来卖吆喝吧?而且还找到我这个组织部长头上来了,怎么都觉得跑偏了道啊?”沙正阳歪着头问道:“而且这都啥时候了,马上过年了,来吆喝这个,不觉得时间不凑巧么?”

    “部长,不瞒您说,赵书记和陶区长是要分别去拜会茅书记和吕市长的,他们甚至还要去找王省I长和程省I长,我们都分别被安排了任务,我就是要来找郎书记和您,你虽然不分管这一块工作了,但您是市委常委,而且对那一块工作也很熟悉,赵书记和陶区长觉得您最能够理解我们湖滨和中央商务区未来的重要性,所以……”卢雅坦然一笑:“米书记和田区长他们也要去找高书记和俞市长,……”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