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还看今朝 > 第八卷 第二十六节 魅力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姚立波似乎也意识到了有点儿什么,再度笑了起来,“正阳,我说实话啊,你别不爱听,其实冯书记,嗯,现在是冯省i长了,对你其实并没有什么成见,嗯,怎么说呢他其实很欣赏你的一些想法,不过呢,处在他那个位置上,可能有时候考虑角度不一样,……”

    沙正阳也连忙摇头“姚书记,您误解了,我可对冯省i长没什么看法,虽然他到秦省去了,但是我还是要说,他在宛州干得不错,很多人觉得他没有前任林书记那么大刀阔斧的动作,有点儿萧规曹随的意思,但我要说一句公道话,林书记那三年动作的确大,但这却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和巩固,而冯省i长的后续政策措施其实是非常切实可行且适宜的,否则宛州这两年也不可能继续保持这么快的增速,那些人不过是舌上功夫,不值一提。”

    不管沙正阳的这番话是否出自本心,姚立波却认为还是很中肯的。

    林春鸣主政期间的确动作很大很猛,但是林春鸣一来是外来干部,力度虽然,但是却未能透彻到区县底部,二来林春鸣呆的时间实在太短了一些,而且原来宛州的固有格局和保守心态太重,如果林春鸣能在市委i书记位置上多呆两年,那么宛州局面又要大不一般。

    所以冯士章接任书记之后没有太多动作,但是却一直坚持了林春鸣的一些举措,并凭借着自己的影响力和驾驭能力将其贯彻到底,进而让宛州的局面有了很大改观。

    在这一点上,姚立波还是很有亲身感受的。

    当然冯士章也不是没有弱点,比如魄力欠缺了一些,一些事情上更愿意和稀泥,所以有些工作还流于形式上,没有能真正取得最佳效果,这一点也无需否认。

    但总体来说,冯士章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当得起这个市委i书记,在姚立波看来,要比现在接任的杜国建要强不少,当然这种观点只能存于他内心,无法对人言。

    “行了,正阳主任,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现在我们宛州又面临着一个发展的新节点,怎么来把下一步的发展抓起来,省委又对我们宛州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你们发计委可不能光是宏观指导,指手画脚,还是得下来多走一走,看一看,拿出一些具体的建议来帮我们谋划一下,省里主要领导也表过态,说发计委对宛州有更深层次的产业规划意见呢。”

    沙正阳笑了,“姚书记,这话可是你胡诌的吧什么时候省里主要领导都要具体过问到我们发计委的具体工作了那位主要领导会这么闲了”

    “嘿嘿,正阳你还别不信,王省i长和杜书记就提起过,说发计委这半年对汉都、昭阳、秦都、涪岗等地的下一步产业布局和规划都提出了非常好的意见,就连蒲池和巫陵地区也有一些不拘一格的设想,非常有新意,我琢磨着除了你,估计也没有谁会牵头抓这项工作了。”姚立波还是很会抓关键的,“秦都那边的光伏能源产业肯定是你牵头的吧高新技术产业不是你在抓么我们宛州难道就不能沾点儿光”

    两个人就这么一边说笑,一边径直走到了停车场。

    “行了,正阳,我也不和你闲扯了,我现在还没卸任常务副市长,所以这边工作也还摸着,穆市长也是你们发计委出来的老领导,宛州又是你的老根据地,所以么,再怎么你也得多来几趟关照关照,汉都秦都吃肉,我们宛州喝口汤总行吧”

    “行行行,你们若是真的觉得发计委的一些构想合适,我们当然也乐意给一些建议和意见。”沙正阳也是无奈,人家每一句话话里话外都把自己给套着,真要再推托,就有点儿不讲情义了。

    “那可就说定了,我代表杜书记和穆市长就向你发出了邀请了,嗯,定个时间吧,一个月内,到咱们宛州来一趟,到你原来工作过的地方看一看,给点儿建议和意见,到时候杜书记和穆市长我不敢安排,但我自己还是可以安排的,我陪你走走,怎么样”

    姚立波很热情,沙正阳无从拒绝,只能应允。

    回到发计委的路上,沙正阳也在思考,姚立波直接担任了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而非由阴朝凤接任,这也是也给小小的意外,但也正常。

    阴朝凤年龄毫无优势,而本身表现也一般,姚立波明显是省委培养的干部,从常务副市长跨过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而直接成为第三把手,也说得过去。

    不过近年来宛州本地干部在一轮走出去之后,反倒是没有多少成长起来的了。

    袁成功、钱正、郑国忠和叶和泰走了之后,补上来的干部像夏侯通、陈秀清这些人年龄都不年轻了,而这一次姚立波接任市委副书记之后看样子常务副市长多半也不会从宛州本地产生,而会从省里或者其他地市调任过来。

    现在杜国建、穆天然加上姚立波,宛州市委的一二三号人物都是来自省里,如果常务副市长也来自外地或者省里,而老迈的阴朝凤看样子也可能是一两年之内就要走人,整个宛州市委市政府班子中靠前几位的本地人基本上就所剩无几了。

    可以说在林春鸣时代培养起来的一批干部开始离开之后,宛州干部似乎又迎来了一个暗淡期,哪怕是冯士章升任副省i长也没有能掩盖这样一个态势。

    沙正阳觉得在这一点上,冯士章是有些不足的,起码宛州市委没有能向省委充分展现出宛州干部的风采,没有赢得省委对宛州干部的充分认可,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市委i书记的一个不足,沙正阳觉得恐怕杜国建的表现也不会比冯士章好到哪里去,甚至可能还不如。

    “真的这么急切很难得看到向东你这么认真的要一个人了。”周远望背负着手,漫步前行。

    “周书记,时不我待啊,汉都不是省里边其他城市可比,我们汉都对标也不可能对标涪岗或者宛州这些城市,京沪穗深咱们现在不敢比,但是天津、苏州、杭州、无锡这些城市我们还是要主动瞄准的吧”茅向东稍稍慢了半步,但步速一致,始终保持着紧跟的步幅,“可对比一下去年的gdp总量,我们的差距还是很大,就是成都、武汉我们要赶上,都还有难度,因为这两座城市的增速也很快。”

    “你对汉都信心不足”周远望没有回应,依然按照自己的思路在找寻着什么。

    茅向东也意识到了一些什么,收敛了一下心思,认真思考了一下道“去年《新周刊》发布了一个城市魅力排行榜,很多城市上榜,但是我们汉都市没有入围,虽然说这只是一个刊物的片面观察和分析判断,但是我们对照自身来检查,觉得我们汉都市在很多方面都还是流于平庸,或者说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似乎样样都过得去,但是门门都难以出彩,这座城市的吸引力不够,缺乏魅力!”

    周远望似乎被茅向东的这番话给打动了,也被勾起了兴趣,停住脚步“向东,那你觉得汉都应该从哪些方面来提升吸引力和竞争力,也就是魅力我理解的一座城市的魅力,那就是吸引力和竞争力,你觉得呢”

    茅向东深以为然,点点头“周书记,我认同您的观点,城市魅力就是吸引力和竞争力,吸引力体现在哪里优美宜居的环境,便捷的交通,上佳的空气和绿化,良好的社会治安,嗯,相对较低的房价,这一点是沙正阳专门和我提到的,这既是吸引力要素之一也是竞争力要素之一,……,而竞争力的要素体现,我觉得首先就是充分的就业机会,也包括创业机会和机遇,比较好的薪资水平,当然还包括产业基础,科教资源,……”

    “唔,向东,看来你对这一点的理解还是很深刻的,一座城市的魅力体现是多方面的,既要对我们城市居民本身,也要对外来游客和有意愿来我们汉都落户的投资者和人才,那么这就是一个无数个细化的小项要素汇聚而来,很多可能都是我们一时间想象不到的,但是有几个基本要素却是不言而喻的,产业环境带来的就要充分就业机会和创业机会,我知道你对这一块很上心,沙正阳就这么有魅力汉川省就找不出其他人来”

    周远望的话语里有些打趣和揶揄的味道了,不过茅向东也不在意,“周书记,不是说找不出,而是当下沙正阳最合适。您知道这个同志去年在中央挂职期间就深受好评,他对因地制宜的产业发展和未来新兴产业的规划很有研究,而且又在基层干过,而这一次互联网高峰论坛他的作用也有目共睹,……”

    。

    ←

    <!--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