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还看今朝 >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六十一节 进击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苏伦康从省委大楼出来的时候,走廊那一头传来有些熟悉的皮鞋橐橐声。

    “孙妍?!”苏伦康一阵惊喜,对面走廊上婀娜娉婷的女孩不是孙妍还能是谁。

    淡蓝色的短袖衬衣,下边的半截小包裙,肉色丝袜和黑色的中跟皮鞋,手里提着一个棕色小包,充分的把一个职场丽人形象展现出来。

    “苏……市长?”孙妍脸上也浮起笑容,招呼对方的时候,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喊成了苏市长。

    “孙妍,你这是在寒碜我么?”苏伦康假作生气,“我可是喊你的孙妍,没喊你孙科长,嗯,等一段时间也许就该叫孙处长了。”

    孙妍担任正科的时限还不够,但是作为省委副书记沈建红的秘书,晋位副处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以说只要年限一到,孙科长变孙处长就是一个程序问题而已。

    “那我喊你什么?还是康哥?”孙妍和苏伦康最初也只是熟识,但随着因为和沙正阳的关系,也就改口喊成了康哥,虽然因为和沙正阳分手,但是两边都和苏伦康保持着不错哦关系。

    “那最好。”苏伦康自然清楚交好这位省委副书记秘书的重要性,更何况他本来也很欣赏对方,当初也曾有意追求对方,只不过被沙正阳先下手为强了,现在时过境迁,自己也有自己的家庭,苏伦康自然没有其他心思,但是对她和沙正阳之间这段缘分就此作罢,他还是很遗憾的,“你怎么这个时候才走,明天就放假了,沈书记还在忙?”

    “没有,沈书记晚上有一个应酬,放我假了,我是回来拿个东西。”孙妍大方的道“怎么,刚去汇报了工作?”

    “嗯,到和朱市长一道到李书记那里去了一下汇报工作,朱市长先走了,我又到田秘书长那里去一下。”苏伦康没有掩饰自己和田力之间的关系,因为这些情况瞒不过孙妍,而且以两人之间关系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

    “康哥现在分管哪项工作?”孙妍和苏伦康并肩而行,顺口问道。

    “嗯,目前朱市长让我先熟悉情况,暂时还没有给我分工,不过我估计招商引资怕是跑不掉,这都是正阳这小子给我上的眼药,说我是发计委出来,这方面有天然优势。”苏伦康话一出口才觉得有些不合适,但是已经出口了,再要遮掩,反为不美,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摊开“正阳这小子我才给他打了电话,约了国庆节假期一起吃顿饭,不能升官了,位居中枢了,就把我们这些发配乡下的苦命人给丢在一边了,那不行,孙妍,你国庆节有没有时间,要不一起?”

    孙妍心中一动,抹了抹额际的发丝,假作犹豫“国庆节七天假,谁说的清楚,干我们这个的,得听领导安排才行。”

    “是么?”苏伦康见对方没有拒绝,就知道意思了,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行,我联系好了时间地点,提前给你打电话,你到时候好给领导请假,我们几个可都是和发计委有缘啊。”

    看见孙妍苗条的身影消失在省委大门外,苏伦康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样一个独立温婉的女孩子,沙正阳竟然忍得下心来分手,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在想些什么,苏伦康自己都忍不住要回味一下,如果当初自己知道沙正阳和孙妍会分手,自己会不会等下去?

    摇了摇头,这个世界没有如果,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孙妍现在的成功未尝不是对一个男人的巨大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结成婚姻家庭,那么未来谁能为谁做出牺牲?

    恐怕谁做出牺牲都不太公平,而如果自以为可以平衡好其中的利害冲突,那又太幼稚了,很多事情没那么简单,尤其是在一方成长起来时,另一方的高度不可避的就会有一个隐形的瓶颈。

    从内心来说,苏伦康还是希望沙正阳能够和孙妍和好,对于他来说,这两个人都是值得一交的朋友。

    对沙正阳,苏伦康的确有些艳羡,但谈不上嫉妒恨。

    汉川这么大,容得下两个人,而且对方明显起步点就比自己高一截了,自己人脉不浅,对方亦有贵人提携,所以虽然名义上两个人现在都是副厅级,但实际上已经拉开了距离,对方的发计委副主任对标的已经是正厅,只要下地方,铁定是市长专员这一类的位置,而自己短期内还要为常委奋斗。

    正因为如此,他希望这二人也能为自己的工作带来助力,无论是沙正阳现在在发计委负责的这一块工作,还是孙妍所处的省委副书记秘书的位置。

    “哦?你对三洋若斯电器现状不太满意?”宁月婵和焦虹的到访让沙正阳大为吃惊,原本不是说好了4号聚餐在一起么?怎么连夜就来了。

    “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因素。”宁月婵一身藕荷色的套装,,略显丰腴的身材对于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性来说更显得风姿绰约,而焦虹则是铁锈红的连衣裙,或许是因为长时间为乳业这一块的操劳,她显得有些疲惫,但是精神状态很好。

    东方红目前的格局仍然是宁月婵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按照大家的商议,东方红集团成立了管理委员会,管理委员会的成员包括焦虹、毛国华、高柏山、宁月凤、王澍,这有点儿董事会的味道,但是同时又要负责执行层面,也设立了监事会,由高长松和杨文元担任监事长和副监事长,县里、乡里和村里均有干部担任监事。

    随着这一轮国企改制的重启,乡镇企业的改制在江浙那边和广东那边更是搞得如火如荼,而东方红集团走到这一步,也同样面临着进一步改革来释放活力的压力。

    不过对于整个管理层来说,东方红的迅猛成长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反而让他们实现bo成为现实中的巨大困难,这一点连沙正阳的始料未及。

    如今的东方红集团,其旗下的每一个公司动辄都是以亿计数的资产和销售收入,无论是谁想要完成bo,其资金障碍都成为不可逾越的天堑,除非行那灰色边缘甚至可能是超越法律之事。

    宁月婵、焦虹二人都不太认同这种打插边球之举,因为稍有不慎,甚至是上边政策略有变化,罪与非罪之间的界限就会发生剧烈变动,进而导致你原来认为是合法合规的举措变成锒铛入狱,沙正阳提醒过他们,宁焦二人在这一点上也有深刻认识。

    而对于宁月婵他们来说,都不是那种对财富有特别大欲望之人,目前的身家和收入,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丰厚,没有必要去行冒险之举,特别是有沙正阳这个看护神在一旁帮他们把关的情况下,他们更多的还是考虑如何操持好东方红这艘大船在正确的方向上行驶。

    而且沙正阳偶尔冒出来惊艳冒险之举一样让他们受益匪浅,比如这一次和香港雷家的合作,本来在他们看来就是比孤注一掷更具风险,但结果却是满载而归,完成了沙正阳所说的实现了他们的财务自由,当然这个财务自由只能说是一定程度上的。

    “正阳,三洋若斯的现状只能说差强人意,日本人在管理细化和技术完善方面没的说,的确做到了精益求精,但是他们在突破进取上我们认为太过保守,目前三洋若斯电器的主打品牌仍然是洗衣机,但我们觉得现在可以考虑启动加速战略。”

    宁月婵这一次来显然是早有准备,沙正阳知道宁月婵他们对于在三洋若斯这种战略投资一直不太满意,管理委员会内部甚至讨论过,要么彻底退出三洋若斯,要么就要彻底掌握主动权做大,这种不紧不慢的发展,单一的产品,在未来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上,三洋若斯目前还算不错的局面可能难以为继。

    按照东方红集团管理委员会的思路,三洋若斯电器其实是可以有所作为的,除开洗衣机,他们认为可以进入冰箱领域,并且还在做一些准备。

    他们正在积极接触汉都的飞燕冰箱厂,这是汉都航发集团旗下一家转产的军工企业,其飞燕冰箱也曾经在八十年末到九十年代中期火红一时,但是进入94年后在激烈的竞争下迅速败下阵来,现在企业负债累累,国企改革拉开大幕,这家企业也就进入了退出倒计时。

    “你们真打算要进入冰箱领域,那我要问一句,你们做好准备了么?”沙正阳皱眉,“我不是说资金和技术,在这一块上其实也没有特别的技术高度,另外如果你们说服了日本人,这根本不是问题,我是说谁来掌舵,这是关键。”

    “正阳,正是这个因素,我们才这么急来找你,行业老大的科隆电器集团已经发布公告,潘林辞职退休了。”宁月婵微微一笑,“其实三个月之前我们就接触过他,不过他似乎完全没有接受我们的建议,太自信了,现在我觉得我们可以说服他,他答应国庆过来见我们一面。”

    爱尚地址: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