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超凡贵族 > 第345章 驯妻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一件件女士衣物散落在营帐中央的大床上,索菲娅正对着一面镜子,试戴耳环和项链,她穿着一件浅白色的蛛丝礼服,衬出紫色的秀发,显得漂亮极了。

    索菲娅选好了满意的首饰,背对着维克多,轻轻的道:“亲爱的,帮我扣上。”

    回到兰德尔家族的营帐,索菲娅立刻开始换衣服,就当着维克多的面。她的这一举动让维克多郁闷的心情舒服了一些。

    维克多设想过与索菲娅见面的情景:富有的妻子出卖过自己的丈夫,现在落难了,又跑过来寻求丈夫的帮助。她会满怀愧疚地,委委屈屈地争取我的谅解。或者摆出孤傲的姿态维持她的自尊心,暗中对我施展美人计,让我重新追求她。又或者当作什么都没发生,采取曲线救国的策略,向我的女人和部下示好,自然而然地掌握家族主母的话语权。索菲娅的实力比兰德尔家族强大,但她在个人情感和政治外交上都处于弱势,所以她应该围着我转。电视剧不都是这样演的吗?

    事实再次证明,电视剧都是骗人的。

    维克多万万没料到索菲娅根本不甩他,捋着袖子就介入了渡鸦镇的贸易谈判,还以此试探多铎王国与南风商会的秘密约定。

    没有人希望教会彻底垄断野蛮人外交的红利,野蛮人滞留在人马丘陵,各大势力都有会接触他们,从而了解到亚瑞特山的情况,而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向渡鸦镇派遣密探或者使节。如果维克多下令封锁渡鸦镇,密探渗透的难度会大很多,但绝不可能彻底杜绝密探的存在,各大势力反而会派出更加精明老练的强。既然如此,维克多干脆开放渡鸦镇,他的这一决定立刻得到了内古斯和索伦的积极回应。正如索菲娅说的,内古斯和索伦都受到了王室的指使。

    教会和领主势力正试图削弱索菲娅对野蛮人的影响力。两大王室打算绕过索菲娅,利用渡鸦镇的自由贸易,结识野蛮人。索伦和内古斯则需要倒卖渡鸦镇的粗糖和特产,从中赚取利润。维克多想要实现渡鸦镇的发展战略,顺便把青砖出口到多铎王国。索菲娅以供应商品为条件,要求多铎王国保护温布尔顿商会的利益,仅仅是讨价还价的段。她的真实目的是想知道南风商会到底给了多铎王国什么好处,只有掌握问题的症结,她才能想办法解决问题。

    可以预见,渡鸦镇将成为商队云集之地,无论他们是真商队还是假商队,渡鸦镇都能赚的盆满钵满。

    事实上,这次会面并非临时起意,内古斯子爵提前向维克多发出邀请,维克多想通其中的关节才顺势答应下来。维克多进入领主营帐区,内古斯和索伦便聚在一起,等候他的拜访。只有索菲娅是临时加入的,索伦因此才会质问她,以什么身份参与谈判。他其实是想把索菲娅排除在外。

    小小的渡鸦镇牵涉到世俗与教会,领主与领主之间的博弈,而索菲娅的加入让这场各取所需的会谈变得更加精彩。

    索菲娅能够从一个身份低微的野骑士登上侯爵之位绝非偶然,她擅长把握会,拥有敏锐的直觉和强大的执行力,头脑聪明且意志顽强。

    如果作为助,索菲娅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助,如果作为对,她将是一个强大的对。

    总之,这个女人很难搞定……

    维克多仗着月精灵血脉,在高阶女骑士面前无往而不利,索菲娅却用实际行动给他好好地上了一课。

    什么歉疚之情,什么高贵血脉,有的没的统统给老娘靠边站。老娘的事业都要完蛋了,那还有心情哄你开心?

    索菲娅或许没有这样想,她是这么做的。

    高阶女骑士首先是骑士,才是女人。作为超凡骑士,情欲只是可有可无的甜点,信念才是不可或缺的正餐。风行射虽然也是超凡者,可仍然受到荷尔蒙的影响,在维克多的眼中,美女都是可爱的,需要呵护的。正常的男人都这样,只有刻薄寡情的人渣才会视女人如衣服,可他们如果穿越到这个世界,也是被女骑士一巴掌抽死的下场。

    维克多现在很怀疑自己是否驾驭得住这个野心勃勃的女骑士,可他不得不承认,索菲娅确实是个迷人的尤物。

    索菲娅的背部肌肤细腻紧致,洁白如初雪,沿着优美的线条隐约可见浑圆的翘臀和饱满挺拔的酥胸。这种半遮半掩最是诱人,维克多运用x-3,抑制住内心的冲动,仔细地替她系好每一粒蓝钻钮扣。

    “你参与渡鸦镇的贸易,仅仅是为了试探博瑞人与多铎的交易?”他淡淡地问道。

    索菲娅微微有些失落,在她的印象中,维克多每次帮她系扣子的时候,总会趁揩油,然后免不了要温存一番,才能摆脱他的纠缠。可现在,维克多的指始终没有碰到她一下。

    曾经的亲密再也没有了……不,是暂时没有了!

    索菲娅在心里默默地说着,她转过身,凝视着既熟悉又陌生的俊美的脸庞,轻笑道:“野蛮人占据了渡鸦镇西侧的山区,当地的居民失去一项收入来源。他们很尊敬我这个家族夫人,我不仅要保证他们的生计,还要让他们的生活更富足。我已经要求野蛮人采集山区资源,到渡鸦镇换取更多的紫蔗酒和生活用品,既然你打算发展渡鸦镇的贸易,那我就运一些商品过来,助你一臂之力,虽然野柳城那样的商业领让我深恶痛绝。”

    “恐怕没这么简单吧?”

    维克多说道:“野蛮人的食量巨大,据说他们一次游猎就要跋涉上千公里。云雀山脉的野鹿、黄羊和野猪比不上亚瑞特山的大型猎物,所以你要采购牛羊满足野蛮人的日常所需,对了,你还要负担数百只角狼的食物。人马丘陵的饲养的牛羊和生猪虽然能够满足你的采购需求,可运输成本太高,领主们还会坐地起价。如果,多铎的领主也能供养食物和生活用品,你的采购成本会小很多。而且……”顿了顿,慢条斯理的道:“我听说你积压了许多货物,渡鸦镇的贸易能够帮你解决一部分库存。”

    索菲娅惊讶地打量着维克多,点头道:“亲爱的,你真聪明。这些商业事务是约克公爵教你的吗?”

    “这不重要!”

    维克多摇了摇头道:“你是个商业贵族,我是个领主,除了利润,我还要考虑子民的安全。野蛮人性情彪悍,勇猛好斗,他们对渡鸦镇的居民始终是个威胁。我想知道,你有制约他们的办法吗?”

    索菲娅沉默片刻,摇头道:“我没有办法,所以教会才接渡鸦镇的防务。”

    “教会?”维克多哂道:“神职者可不会为了几个平民的死活与野蛮人翻脸。”他神情一整,严肃的问道:“索菲娅,你想过没有。野蛮人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他们当中会不会有人耐不住性子,跑到更遥远的地方狩猎猛兽?如果他们发生了意外会不会引起野蛮人的连锁反应?”

    索菲娅神色一变,维克多继续说道:“那片山区的猎物哪够野蛮人杀的?你得想办法把他们圈在附近。”

    “亲爱的,你说怎么办?”索菲娅轻声细语的问道。

    “我的巡林客在渡鸦镇附近发现了一座大型软银矿,你让野蛮人采掘矿物,用矿石换取紫蔗酒。”维克多不动声色的说道。

    “软银能有什么用?”索菲娅蹙眉问道。

    “软银当然没有价值,但它能让野蛮人有事可做。”维克多义正言辞的道:“为了子民的安全,我愿意花钱买个平安。那些矿石我全要了,就当作普通的石料使用。”

    索菲娅眼珠一转,娇笑道:“我知道人马丘陵缺少石料,可没想到你会打软银矿的主意,这种矿石不够规整,用它填充城墙还要先把它烧裂再敲碎,花费可不是一般的高。我可以替你承担采购、运输和加工费用,只要你把粗糖的专营权交给我。”

    维克多反问道:“你为什么不和西尔维娅商量粗糖专营权的事情?”

    “她让我找你谈,只要你同意就行。”索菲娅认真的道:“亲爱的,你应该知道我的处境,请你帮我一次,我会给你足够的回报。”

    想起西尔维娅,维克多感到一阵温馨。兰德尔家族独自承担两万金索尔的领主年金,西尔维娅便放弃了对粗糖的诉求。先不论粗糖的战略价值,每年6万金索尔的利益,一般的大贵族也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

    不要提什么,粗糖原本就属于兰德尔家族之类的说辞。没有实力,谁会和你讲道理,是你的东西你也保不住。怀璧其罪自古有之,地球上也是如此,何况领主的世界。

    “你掌握了粗糖和紫蔗酒的专营权,多铎的大领主恐怕要重新掂一掂你的份量。”维克多点点头,似笑非笑的道:“亲爱的,你又能给我什么?”

    “你想要什么?”索菲娅深吸一口气,目光灼灼的问道。

    “我想要你。”

    维克多托起索菲娅精致的下巴,吻在晶莹的红唇上,清新自然的血脉气息令索菲娅陶醉,她星眸微闭,丁香暗吐,热烈地回应着,良久唇分,两人相对无语。

    索菲娅侧头避开维克多的眼神,忧伤的道。“维克多,对不起……”

    “为什么对不起?因为把我卖给西尔维娅?还是你无法答应我的条件?”维克多咄咄逼人的道:“再美好的回忆也留不住你,可能在你的心中,曾经的我只是个凯瑟琳赐给你的玩物,随时可以抛弃。但现在不同了,我需要你留在我的身边,承担妻子的责任。我把粗糖的经营权交给你,岂不是把你往外推?”

    “维克多,你可以换一个条件吗?”索菲娅底气不足的问道。

    “好啊!你放弃温布尔顿侯爵爵位,重新换一个身份,解除与我的婚姻关系。让我重新娶一位兰德尔子爵夫人。你能做到吗?!”

    维克多语气放缓,柔声道:“索菲娅,你并非无可取代,但婚姻把我们绑在了一起。你想保住爵位和商队就不能加入人马丘陵,而我也想保住自己的心血,兰德尔家族需要一位主母。这就是我们的矛盾。”

    “索伦先质问你的身份,又声明与你没有私人恩怨。他是说给你听的吗?”

    索菲娅轻笑一声,淡淡的道:“我知道他是说给你听的。维克多,你已今非昔比……”

    “不!他是在向我们两个人解释。”维克多一把攥住索菲娅的纤,热情洋溢的道:“兰德尔家族没有主母就像瘸了一条腿的残疾人,根本走不远。你霸占温布尔顿侯爵爵位就是索伦的敌人,还是一个不堪一击的敌人。你回归兰德尔家族,他就要讨好你,因为我们会成为真正的大贵族!亲爱的,留下来.......”

    索菲娅轻轻一挣就把抽了出来,挑眉道:“抱歉,我还有忠心耿耿的部下,我不能辜负他们。”

    该死!我打不过她……她就可以不讲道理。

    维克多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人轻言微,什么叫夫纲难振。就在此时,营帐外穿来了阵阵号角声。一名身穿蓝色长裙的美貌女子掀开门帘,屈膝行礼道:“大人,夫人,比武决赛要开始了。我们该去出门了。”

    维克多眼睛一亮,上前揽住女子的纤腰,在她的樱唇上吻了一口,得意洋洋的问道:“娜塔莉雅,你不是一直称索菲娅为大人吗?,今天为什么要称她为夫人?”

    “啊?!”娜塔莉雅俏脸发热,偷偷地瞄了索菲娅一眼,却没有舍得推开维克多。

    娜塔莉雅是索菲娅的心腹密友,也是维克多的女人,准确的说,她是小男爵的女人。索菲娅需要娜塔莉雅追随左右,她原本打算让密友成为小男爵的贴身侍女,却没有得到凯瑟琳王后首肯,但这不能改变既定事实。

    娜塔莉雅依靠精力药水晋升为骑士,超凡无望,还是凡人之躯,她也确实喜爱维克多,只不过多年未见,心思也就淡了。维克多的亲密举动着实令她惊喜交加,就像喝了蜂蜜酒一样,甜丝丝,晕乎乎,自然不会拒绝爱人的拥抱。

    “索菲娅,看来你的部下已经做好了加入兰德尔家族的准备。”维克多调笑了一句,转身走了出去,“我在外面等你们。”

    索菲娅瞪着一脸幸福陶醉的娜塔莉雅,没好气的道:“花痴发够了没有?还不来帮我盘头发!”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ap.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