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王师三国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人心会变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赵云也打到了许县一带,听闻甄宓也在许昌,于是写信约了甄宓在城中酒楼聚一聚,因为荆州麒麟阁的火爆,所以荆州附近地区这些年也有人开起了酒楼,都是一些荆州的商人开的,而酒楼这个词也被世人所熟知。

    黄忠不放心甄宓一人,于是让黄叙跟着,甄宓也穿了一身男装,虽然仔细看还是知道她是个女的,但总比穿女装方便。又派了一队人马暗中保护甄宓,赵云和任红昌则只是乔装了一下就出来了,并没有带什么护卫。

    见到赵云和任红昌时,甄宓激动的扑到任红昌怀里,而任红昌也是一身男装,这让一旁的黄叙皱了皱眉,这可是师娘,怎么能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于是咳嗽提醒甄宓,甄宓会心一笑,对赵云任红昌行礼:“大哥,嫂嫂。”

    黄叙一愣,这也是女扮男装啊?再仔细一看,心头一颤,竟是一个大美人,这脸比之蔡琰师娘有过之无不及啊。而且,这就是师父的大哥和大嫂?传说中的白袍鬼将赵云赵子龙,巾帼不让须眉的姽婳将军任红昌?这可是偶像级别的人物,黄叙激动不已。

    “几年不见,宓儿越发的亭亭玉立了。”赵云笑道。

    甄宓也不否认,开心的说道:“妹妹已经是大人了嘛。”

    “是是,宓儿现在可是领兵将军了,这豫州都快被你们打完了。”赵云也是欣慰,当初因为甄宓想学兵法,自己和童珂和甄俨闹翻,童珂更是说要让着世间再无瞧不起女子之人,现在看来,这第一步已经走出来了,甄宓和任红昌都开始领兵打仗了,女子不输男子的能力正在向世人展示。

    又看着黄叙问道:“这位小兄弟是?”

    黄叙没想到自己一个护卫也会被师娘的哥哥嫂嫂关心名字,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是甄宓说道:“这是宓儿的师弟,黄叙。”

    赵云也是仔细看了看黄叙,看到他手上的茧和不同于同年人的壮实,不禁点头,这孩子似乎很努力的在坚持某件事啊。

    任红昌也笑道:“别在外面说了,去里面点几个小菜,大家边吃边聊。”

    酒楼模仿着荆州的模式,基本上都是在大桌上吃,当然也有保留以前吃饭习惯的一人一个小桌。

    虚寒一番,因为甄宓和童珂结婚时,赵云这边脱不开身,但也被告知了,甄宓也正式告诉赵云,蔡琰怀孕了,而且还不忘调笑一下任红昌和赵云,怎么还没动静。

    当然并不是赵云不行,因为历史上赵云可是有两个儿子的,只是每次行军打仗任红昌都要跟着,怀孕就不是很方便了,所以赵云一直没敢要。

    任红昌得知蔡琰有了后,也若有所思,她确实不能再任性的跟着赵云行军打仗了,她也是这个时代的人,对于给男子传宗接代的妇德也是铭记于心的,是丈夫关爱自己,所以一直没提,但自己不能不懂事,得给赵家传宗接代。

    “听闻曹操要去洛阳迎天子?”虽然是私交见面,但如今都生在官场,有些话题终究是要聊到的。

    赵云点点头:“是啊,如今朝纲崩坏,群雄并起,汉室虽衰,然仍是正统,主公奉天子以令不臣,首倡义军,着实占了大义人和,战略上自然领先诸侯一步,只是我没想到,明好没让刘荆州迎天子。”

    甄宓摆摆手:“也说过,只是刘表没照办而已。”

    赵云叹息道:“世人都知明好经天纬地之才,他刘表却不能善用,真是可惜了明好这一身才华。”

    甄宓:“夫君的才华在哪都不会蒙尘的,若不是因为蔡瑁以权谋私,夫君才不会趟这浑水。”

    忽然,甄宓似乎想到什么:“大哥,你看有没有可能,让夫君来曹操的管辖。”

    赵云惊讶了一下:“让明好来兖州?”

    “是啊,这边不管是大哥你。还是奉孝大哥,又或者是典韦大哥,荀彧先生,都在曹操的管辖有极为重要的职务,各方面都能帮夫君挡掉那些不必要的麻烦。”

    “来兖州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只怕明海另有打算。”赵云想到当初童珂表示可以收拢荆州氏族,等曹操平定北方南下时,直接让南北统一的事。

    甄宓自然是不知道:“夫君还有别的打算?”

    赵云看了看黄叙,黄叙也注意到赵云的提防,于是主动说道:“恕师侄失礼,出去方便一下。”

    甄宓却说:“大哥,黄叙是夫君的弟子,也感念夫君救命之恩,不会做背叛夫君的事,大哥不必避开。”

    黄叙却摇头:“谢谢师姐,但恐怕事关重大,叙还是避开一下吧。”

    赵云等人没有再阻拦,见黄叙离开,赵云便把童珂的打算告诉了甄宓,最后还是无奈说道:“以明好的能力,便是不出仕,要解决蔡瑁也不过轻而易举,然而这次出仕便站队刘琦,又借助刘琦的地位开始联合起荆州权势,将利益捆绑起来,恐怕也是为了以后举南投北,兵不血刃结束乱世而做的打算吧。”

    “夫君谋划如此之大?”甄宓感叹,但又担忧:“人心叵测,事情真能如愿发展吗?当初刘表不过守城之辈而已,然而因为数年来,荆州富足,人口充实,如今却有逐鹿天下之志,若到时候南强北弱,又有几人愿意将天下之利拱手让人?”

    “那便要看明好的谋划了,我们却是不知。”

    接着三人又商量了一下共同击破这一带黄巾的余党的事,便分开了。

    回去的路上,赵云也是心事重重,细心的任红昌发现,便问:“夫君是在担忧以后荆州强盛,欲与中原挣高下吗?”

    赵云说道:“那倒没有,有明好在,我相信他能处理好。”

    “那夫君所忧何事?”

    “正如宓儿所说,人心叵测,今日之人今后未必仍旧如此,人总在变,今日曹公虽然一心救国,可如今虽说是奉天子以令不臣,实则挟天子以令诸侯,若曹公手中权力日渐膨胀,到时候曹公还会像今日一般吗?”

    任红昌想了想:“一直以来,红儿都想问夫君一个问题。”

    “你问。”

    “夫君是忠于曹公还是忠于汉室?”

    如果是演义里,那自然是忠于汉室的,毕竟他先投袁绍,又投公孙瓒,但发现这俩人都狼子野心,只晓得挣地盘,最后便选择了投靠满口匡扶汉室的刘备。

    但现在却早就不是那样的思想了,他发现自己更喜欢童珂那种百姓为重的思想,所以现在说要忠于汉室,他可不会骗自己,但说忠于曹操,又感觉不太像,他只是想借助曹操的力量,尽快结束乱世罢了。

    于是赵云说道:“我似乎并没有忠于谁吧,我只是想尽快结束乱世罢了。”

    任红昌则笑道:“是啊,夫君的目的只是结束乱世,至于谁当权,跟夫君又有什么关系呢?”

    听了任红昌的话,赵云也算是内心明了,但却又有担忧——身在这权谋之中,真能独树一帜?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