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盛唐剑圣 > 第二十五章 偶像效应 取死有道
    推荐:巫医觉醒https://www.guibuyu.org/

    萧关!

    看着这关中四关之一的要塞,裴旻在城楼之下,表明了身份,直接高呼道:“在下威武郡王,尚书令裴旻,速开关门,我要入关,去灵武觐见陛下!”

    说着将自己的令牌印玺,交给王小白。

    王小白靠近城下,将令牌印玺用吊篮送上城关。

    这令牌印玺还没有传到城楼,一个个的城垛里探出了无数脑袋,他们对着下方指指点点,喧闹一片。

    萧关守将是伍南,是朔方军的一员干将,确认了令牌印玺之后,脑子轰然一阵,囔囔道:“是真的,下面真的是武威郡王……”

    周边兵卒听了,瞬间欢呼起来。

    “武威郡王……”

    “真的是武威郡王……”

    “别挤,别挤……”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城楼上的兵卒喧闹声不绝,一个个的拥挤着往城垛前挤。

    偶像的力量是强大的。

    唐王朝是一个尚武的朝代,贞观时期,天可汗李世民开拓四方,战无不胜,以无上军功,给这个朝代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裴旻弱冠之年,自请出朝,为国戍边,守卫洮州,克复广恩镇,收复河西九曲地,攻取石堡城,灭突厥,破突骑施,以一敌二,取青海湖,单枪匹马于十数万的回纥王庭逼杀突厥使者,最近更是大败了西方霸主阿拉伯……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战功,比李靖、苏定方这样的伟人更要出众。

    在唐王朝他就是不败的象征,三军偶像。

    “开门,开门!武威郡王来了,还不开门?”

    “冻着了郡王,谁来负责?”

    不等伍南下令,得知裴旻来的兵卒,已经忍不住高呼起来了。

    鬼使神差,伍南也下达了开关门的命令,他心底也将裴旻视为偶像的。

    关城里的兵卒用自己的热情迎接着裴旻的到来。

    裴旻也笑盈盈的挥回应,不过他并未在关城里久待,只是跟伍南闲聊了两局,说了自己的目的,笑着拍了拍伍南的肩膀离去了。

    伍南整个人晕乎乎的,过了将近一个时辰,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干错了什么?

    灵武!

    李亨自从得到裴旻的消息之后,眉头就没有松下来过,心底是又怒又怨也有几分无奈。

    怒裴旻狂妄无状,怨李隆基硬生生的养出裴旻这样的巨兽,无奈天下人都瞎了眼,放着自己如此有才情壮志的皇帝不推崇,盲目的信任裴旻这样的奸佞。

    “宋璟、韦见素、李林甫他们三人最近都在干什么?”

    李亨在他们三人抵达灵武的时候,就安排人将他们三人严苛监控起来。

    别说是会客见人,就算拉屎撒尿,晚上出几次恭,李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裴旻难以对付,终究远在长安,一时半会威胁不到自己,而宋璟、韦见素、李林甫三人却到了自己的腹心之地。

    李辅国恭身道:“宋璟一如既往的会友见客,韦见素每日觐见秦王,与秦王闲聊家常。至于李林甫……”他顿了一顿,有些难以启齿。

    李辅国口中的秦王正是李琰,李亨得李琰禅位,为了表示自己的友悌,大肚的册封李琰为秦王。

    “哼!”李亨轻哼了一声,宋璟历仕武后、中宗、睿宗、殇帝、玄宗、李琰六朝,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他会友见客,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一望可见。

    至于韦见素,他是京兆韦家人,细算起来是前皇后的娘家。

    李琰与韦氏之前关系极不融洽,甚至势同水火。但萧关之变,叛军逼杀李琰最宠爱的吉妃,又逼其让位,以至于惶恐生病。韦后念及夫妻情分,在病榻前照顾,共度艰难,双方关系冰释前嫌。

    韦见素的目的也是显而易见。

    对于他们,李亨心底忌惮,却也有些不屑一顾,乱世中兵权就是一切。自己握十万雄兵,两个文弱书生,还想翻起风浪?

    “说,李林甫干了什么?”

    李亨对于李林甫更为重视,宋璟、韦见素真正说起来是李琰这边的人,并非忠于裴旻。而李林甫却是裴旻的左右,是裴旻麾下文官第二把,仅次于张九龄的存在。

    李辅国道:“李林甫不是在城中饮酒作乐,就是在青楼一掷千金,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目的,来灵武玩乐的。”

    李亨皱眉沉吟了好半晌,说道:“不管怎么样,给我盯死他。真有异动,直接动。不给点颜色,真以为我李亨是泥捏的?还有除朔方军之外的将帅都要关注一二,裴旻这家伙军中威望太高,不能让他们将我们的兵给拉过去。一发现异常,直接拿下。”

    “明白!”李辅国眼中也闪过一丝狠辣厉色,裴旻逼死了牛仙童之后,他就明白自己没有任何退路了。以裴旻现在的霸道段,一但得势,绝不会放过自己的。

    两人正商讨间,刘奉廷突然连滚带爬的冲进了大殿,惊呼道:“不好了,不好了,陛下……裴旻、裴……”

    他惊恐着脸,上气不接下气,半天才憋出自己想说的话:“裴旻来了!”

    李亨、李辅国瞬间变色。

    李亨坐在席子上尚好,李辅国足下一软,险些站立不住。

    李亨失神半晌,方才压下自己心底的惶恐,故作镇定的颤声道:“他……他在哪?”

    刘奉廷道:“刚刚过了萧关,萧关守将说他是来觐见陛下,汇报平叛情况的。”

    “混蛋!”李亨霍然起身惊恐道:“萧关守将是谁?伍南嘛?他怎么敢随随便便的就放那贼子入关?他们来了多少兵马?”

    刘奉廷道:“据说有两百多人……”

    “什么?”

    李亨呆住了,两百?少说了几个零?

    刘奉廷道:“真的只有两百!”

    得到了确认,李亨、李辅国面面相觑。

    李辅国突然飞起一脚,将刘奉廷踹的翻了一个跟头,怒道:“怎么不早说,害得我……”

    他没有说下去,觉得丢脸。

    李亨也不理会李辅国这僭越之举,反而觉得踹得痛快。

    李亨有些懵了,自己上有不下十万的兵马,两百人,两百人,能干什么?

    突然!

    李亨笑了,笑的格外舒心,声振屋瓦。

    当了这几个月的皇帝,他第一次笑得如此畅快,厉声道:“取死有道!那奸贼既然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辣!哈哈哈……”

    推荐:巫医觉醒https://m.guibuyu.org/手机阅读。